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伤 心 的 笑 话  

2007-12-19 16:2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伤 心 的 笑 话

某日,某公司派出3名员工老张、大张和小张去某发达国家出差办某事。

发达就是发达,人家百层以上的的摩天大楼比比皆是。他们入住的饭店虽然是本地较旧较便宜的却也是100层楼的。为了节省外币指标可以多带些东西回去,他们与饭店讨价还价。

终于,他们住进了最高那层——第100层,虽然望出去没什么景色就像在澡堂里一样全是云气,但便宜还是第一位的。

每天,他们一早出门,按规定将房门钥匙交到前台。晚上,在办完了公事私事以后回来先到前台领取钥匙,坐高速电梯,一会儿就回房间休息了。

一日,他们回来后惊闻电梯出了故障,修复还遥遥无期。于是勇敢的三张一致决定:爬楼哇!

虽然老张的携带物品都由小张负担,但爬到50层时三张都已瘫倒如泥,动弹不得了。

一阵喘后,小张提议:轮流讲搞笑故事以分散注意力,减轻疲劳。

搞笑故事?老张反对:这都快哭出来了,怎么笑得出?不如讲悲惨伤心的故事吧。

大张同意,并建议由老张先讲,因为越往后会越累。提案被一致通过。

“好,我就讲个我自己的真实故事吧。我的父母都是老八路,有一次在转移时我出生在急行军途中。没办法,父母便把我寄养在大山里一位可靠的农户家,因为我的养母刚好也生了一个儿子取名金蛋,于是我就成了银蛋。我与金蛋哥一人一个奶头由养母哺育着。

“不料,鬼子不知道从那里得到消息,便冲进山村要养母交出八路羔子,不然就全村杀光。无奈之余,伟大的养母咬牙将金蛋交了出去。

“不料鬼子狡猾,猜到了这个可能。为了试探,他们当着养母的面把金蛋哥的手指一个一个地拗断。看到在孩子撕心裂肺的惨哭声中养母只是浑身颤抖着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才哈哈怪笑着用刺刀挑着金蛋离开了。

“从此我就成了养父母的独生子,在他们的悉心照料下渐渐长大。建国后,我回到亲生父母的身边,在大城市里一直读到大学毕业。

“刚参加工作就受到文革的冲击,父母被关押,我被下放,与养父母也失去了联系,直到改革开放后才回山里一趟,才知道在文革中因为受与我家关系的牵连养父吃尽苦头早早走了,已经双目失明的养母则整天坐在村头朝着当年我离开的方向银蛋银蛋地念念叨叨着。

“望着老人家满头的白发,满脸的皱纹,望着那间几十年不变躺在床上看得见天的破屋,我跪下了:‘娘,您都过成这样了,怎么不告诉儿一声呢?’

“‘唉!当年,是八路军把老百姓从鬼子魔爪下解救出来,今天,国家还不富裕,我们为国家吃这点苦算什么呢?反正也习惯了……’

“我的心,我的心里……”老张哽咽了一会,“没有这样的群众,哪有革命的胜利?我们对不住老区人民啊……”

大家坐了下来,心情黯然,歇在了第80层。老张终于结束了他的故事:“因为养母死活不肯离开大山,我就留下一笔足够她开销的费用,让她修修房子,改善一下。可是直到老人家去世,这笔钱她一个子都没动,全部留给了村委会。”

别说,讲故事这招还挺管用,已经离目标不远了。

歇一会,抽根烟,继续开爬。轮到大张讲了:“我也讲个自己的故事吧。

“我的父亲是个搞科研的知识分子,建国后曾经为国家填补多项空白,也曾经多次被国家领导接见表彰。不料文革来了,一夜间,他从一个劳动模范变成了黑标兵、走白专道路的反动资产阶级学术权威,又是揭批又是游街,最后不知怎么又变成了现行反革命,被关进了‘牛棚’。

“那么多的荣誉证书被付之一炬不说,最令父亲心碎的是多年积累的技术资料统统在反复的抄家中散失殆尽。

“小小年纪我就常常去父亲单位‘探监’,每次见到父亲后还必须按造反派的命令先喊几句打倒反革命老子等口号。我心痛,我知道父亲心更痛。

“有几次我哭闹着不想去了,可是母亲却对我说,必须坚持!只有坚持探望,你爸爸才会在绝望中有活下去的信心,他才会在极度沮丧中依然记得有一对母子在等他回家。

“有一次,母亲排了几小时的队,买到了两条小鲫鱼,精心熬了一罐鲫鱼汤让我给父亲端去。可能是我的口号喊得不够响,也可能那个造反派看守正好心情不佳,竟然一把夺去那罐汤用脏西西的臭手在汤里乱捞,说是检查有没有密信。我气极了,就和他撕打起来。当然我一个小孩怎么是他对手,他一手把我扔到一边,一手竟狠狠地把鱼汤罐扣在了地上……

“突然,我呆住了,那个恶人也呆住了——只见父亲扑上前来跪在了地上,捞起那条小鱼就放到嘴里,吃得是那样津津有味。父亲知道,那鱼里面是母亲的一片心哪。

“恶人没趣地走开了,我抱着父亲哭啊哭啊……”

故事刚告一段落,三张一起瘫倒在楼梯上,他们再也爬不动了,牛喘了一阵,“那年头,真是,不堪回首啊,总算,过去了。”大张草草讲完,口吐白沫一头栽在了地上。

爬到几楼了?强打精神一看,哇,99楼半,自己房间的房门就在上面,他们好象看见了里面的软床,浴缸,电视……

“小张,快,快讲个,最惨,最最惨的,珠穆,朗玛的,峰顶,就在,你的,你的故事里了。”老张垂死挣扎般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小张身上。

小张坐靠在墙上,还没起身就开讲了:“我的,故事绝对,是世界上最惨,最最惨的。刚发现,我们上来时,忘记到前台领房间钥匙了。”

“啊…………”100层楼上空传出一声空前的惨号声。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