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独角戏)吃在上海  

2007-12-19 16:34: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  在  上  海

                         (独角戏)

A    听人家讲:穿在上海,玩在北京,吃在广州。

B    不错。

A    啥个不错?大错特错!应该是穿、玩、吃都在上海。

B    也对!上海是国际化大都市,正在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各种世界级的演出、比赛、展览都在聚焦上海,是应该玩也在上海。哎?为啥讲吃也在上海呢?是因为上海饭店多,各种菜系……

A    不是不是,是因为上海话里带吃字的特别多,样样好吃,比如喝水抽烟饮酒叫吃茶吃香烟吃老酒。格能讲吧,不管你做啥事体,我都可以给你讲出个吃字来。

B    不相信,侬真能句句有吃,夜饭我请客,好好叫请侬吃。不过侬假使讲不出来呢?

A    我埋单,侬吃我。

B    好,格我现在开始做事体了。

A    我现在就开始‘吃’牢侬了!

B    早上我爬起来,揩面刷牙摊被头。

A    吃早饭。

B    这也算?

A    有吃就算。你先吃一碗咸泡饭,再吃两只臭鸡蛋,再吃三根霉干菜。再……

B    好了好了!STOP,我吃好了。

A    介快吃饱啦?

B    侬都给我吃格种东西,我吃得进啊?我上班去了,第一天不好迟到的。

A    就这副吃相倒是会有公司要他的?

B    哎?我的脚踏车哪能寻不到了?

A    昨天乱窜红灯还撞人吃罚单,不是车子也被扣脱了吗?

B    那我乘公交。

A    跟人家女士抢座位,被人家骂“东南北”,

B    啥意思?

A    吃死!(缺西)

B    位子让给伊,阿拉“拉差头”去。

A    侬该几钿啊?碰碰拉差头侬吃得消伐?

B    差头不拉了,走得去。

A    只只路口吃红灯。

B    介倒霉,奔到公司老早迟到了。

A    给侬吃了一只闭门羹。

B    算了,不上班了。

A    蹲在家里“吃老米饭”啊?

B    我去抄股票。

A    刚刚吃进就吃套,收盘再吃只跌停板。

B    我去搓麻将。

A    乱吃牌,做“相公”,筹码罚光。

B    我去跳舞。

A    老想吃人家豆腐,寻不着搭子。

B    我不出去了,在弄堂里荡荡,看你给我吃啥?

A    吃啥么——?你这真叫是吃饱子饭没事体做。

B    我跟邻居着象棋。

A    被人家剃光头,统统吃光就挺一只老将。

B    我跟邻居打牌。

A    怪路子,吃不准,没人跟你做搭档。

B    我跟邻居聊天“嘎山河”。

A    东家长西家短,听讲人家亭子间阿嫂要请侬吃耳光?

B    这亭子间小毛头长得不像爷不像娘,独象隔壁张木匠又不是我讲的,我也是听烟纸店小三子拉娘舅的同学讲的,她倒偏偏怪我。

A    人家从侬嘴巴里听到,当然吃牢侬。侬是哑子吃黄连,吃进子响也响不出。

B    我,我去读夜书去。

A    乃么对了,竞争社会没有文化,没有一技之长是吃不开的。

B    我去学英语。

A    哦哟,只嘴巴像吃汤团烫痛一样呼啊呼啊还要学英语来,拿把电熨斗把舌头先烫烫平再讲奥。

B    学数学。

A    公式吃不透。

B    学写作。

A    只会做流水帐,碰碰开红灯吃不及格。

B    学物理化学。

A    好来,练习簿拿出来百大家看看,“大皮膏”吃子多多少少啊。

B    阿拉脑子是有一点点糨糊,动手还可以。学修理。

A    螺丝都吃不牢。

B    学驾驶。

A    车子天天吃家什,师傅天天请侬吃好吃的。

B    吃啥?

A    先是吃批评,再是吃排头,后来就是吃头挞吃麻栗子。

B    快点逃,我去学木匠。

A    做出来东西赛吃不起分量的,不是歪的就是斜的,我格得打只喷嚏:啊-采-,伊格米坍脱了。

B    格能讲起来我大概只好到工地上跟外来民工一道造房子去了。

A    价便当?侬当是格碗饭好吃的啊?也要技术的。

B    搬搬砖头总可以吧。推推格吧手推车劳啥。

A    侬吃得起格巴苦伐?

B    不来事我去搞运动,奥运会上拿金牌,国家有奖励,还好上电视。

A    吃心蛮大,也要吃苦的。

B    我去游泳。(白:慢,伊肯定要讲我要吃水啥的)对,我去跳水。小辰光我一直在苏州河上跳桥头的,啊——往桥拦上一立,看看两岸嘎许多观众,一口气屏牢,两眼一闭,两脚一蹬。

A    (白)哪能听上去有点寒老老吓丝丝的啦?

B    人就开始自由落体……只听见啪——!水面上是波澜壮阔。再爬上来一看,从胸脯到大腿,血血红。

A    奥,吃大板啊?

B    还是拣只比较便当点的吧,哎,我打乒乓蛮老句,小辰光在弄堂里一向摆大王的。不相信?喏,讲点窍门百侬听听,不要用有胶贴的板,用光板,光板不吃转。

A    人家奥运会光板不带的。

B    哈哈,侬终于输脱了。夜里请客!

A    我没输,我问你,刚才你说光板什么?

B    光板不吃转。

A    侬帮我讲过了,我当然省落了。想请我吃转啊,谈也不要谈。

B    嘎刮皮的啊。好,再来。我小辰光好象还……还喜欢打相打,对,我去练拳击,奥,模子太小,只有被人家吃生活的份了。要死,又帮伊省落了一句。我去打枪,眼开眼闭,打枪。小辰光我白相过弹皮弓的,眼富还可以。喏,前几天我还在公园里打过电子气枪来,就是“10环,”“9环,”“好棒耶”一元三枪会报靶表扬人的那种。

A    侬吃着过表扬伐?

B    表扬算啥?我端起枪来,眼开眼闭,三点一线,屏牢呼吸,轻扣扳机,啪!报靶声传过来:“脱靶,需要努力哦”。

A    吃鸭蛋啊。

B    我跑步,学刘翔去跨栏。

A    一交拌倒,扑通,狗吃屎。

B    算了,我学姚明去打打篮球白相相。

A    侬手指头不会吃萝卜干的啊?

B    不会。侬看比赛到关键辰光,我切到对方篮下,正好队友拿球老高哚过来,我“腾”跳起来,捉牢子就对牢蓝筐里“砰-!”晓得格叫啥伐?空中接力、灌篮!一记头之后,我吊了蓝筐上荡了3荡。

A    扑通!掼了地上吃只弹簧屁股。

B    啥体啦?

A    格只蓝筐就是侬老早自家修过的,螺丝没有吃牢,被侬自家吊下来了。

B    阿拉不来事了,我只好再去……喂,我好象已经被侬讲得一钿不值来。侬就讲几个吃字,弄得我饭也没地方吃了,投降投降。

A    吃瘪了伐?

B    好!今朝夜里我请客。

A    格我就不客气了。

B    侬埋单。

A    啊?侬输脱请客哪能叫我埋单?

B    明明是侬输脱嘛,我问侬,刚刚我讲今朝夜里我请客,侬讲啥?

A    我讲格我就不客……(悟)格也算啊?

(END)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