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救 火 轶 事   

2007-12-29 16:28:32|  分类: 知青讲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救  火  轶  事

    北大荒气候干燥,冬季全靠烧火取暖,所以容易火灾。除了《纵火之后》和《打火记》之外,本人还有几次参与救火的经历。

面 粉 房

    那年头,面粉属细粮,是国家配给供应的。林场为了改善伙食,就自己种小麦,反正人力,土地,拖拉机都是现成的。所以,也在公路边建了一个磨面的面粉房。

    房子很好,是砖瓦结构的。这儿的工作又干净又轻松,掌握着“紧俏物资”,享受着冬暖夏凉。虽然磨面机的噪音大了点,但本岗位还是非王亲国戚莫属的。

    那日深夜,两名巡逻的女民兵转至附近,觉得面粉房里好像有亮光,透过双层窗玻璃往里一看,不由吓了一跳:大概是火墙烧得太烫了,整个天棚一片通红——烤着了!没有烟也没有火苗,只是像燃着的炭一样,通红!

    两位姑娘拼命跑到知青宿舍(她们怕家属区有汪汪叫的狗),站在中间的操场上,拢着嘴狂呼“着火啦——着火啦——……”

    窗是双层的,门是双层的,大伙睡得正香,不是心仪的声音,也不是呼唤自己的名字,谁也没惊醒。

    偏偏“大锤”醒了,算他运气:这家伙正有点憋尿呢,睡不实。听清楚后他一蹦而起,一边蹬裤子,一边大喊:“快起快起,外头好像在喊着火了!”

    紧接着大锤一拉门就冲了出去,刚问明情况就从一名女兵手里一把夺过冲锋枪,枪口朝天,右手拇指拨开保险食指一扣扳机就搂上火了,先打两个点射,再一扣到底。嘿!TMD这把瘾过的!一梭子30发全给干月亮上去了。

    脆闷的枪声打破了夜空的平静,引起了远处一片狗吠,有几个窗户亮了起来。

    大锤打空了这把,还想打那把。这回那个女兵可学乖了,不给:“我还从来没打过连发呢。”枪口向上也是一搂火:“哒哒,哒哒哒,哒……”。好嘛,没客气,也是一梭子。把先前那位给气得直掉眼泪。

    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就是被这震天的夜半枪声惊醒的。

    我们提着水,端着盆,围着面粉房犯了傻:这没烟没火又锁着门的,水往哪泼啊?

    大锤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把破椅子,咬牙切齿抡圆了就照窗户拍去……。

    “慢着!别……”闻讯赶来的张师傅一看来不及阻拦便一纵身把大锤扑倒在雪地里。

    “乓!哗啦。”玻璃应声而碎。“轰!”窗口喷发出一股大火,就像电影里的爆炸场面一样。整幢房子呼的就着了起来。

    大锤连滚带爬地逃出圈外,没等站稳后脑勺又重重挨了张师傅一巴掌:“找死啊?你小子!”这会儿,这家伙的机灵劲全没了,只会傻站着揉后脑勺,看我们前赴后继英勇地救火。

    火灭了,机器烧毁了,面粉成了炭粉,屋顶也垮了,唯一抢救出来的是一台磅称,要不是它本来就烧不坏我们大概就没什么好表功了,就这样那根黄铜的刻度称杆还是变了型,最后被锯成了小快镶在了我们木匠的刨口上。

    听老师傅说,这种暗火是缺氧造成的,要不是被“通了风”,只需堵住烟囱,封住门窗,再在外面泼水降温,火自然就捂灭了。

猪 圈

    晚饭后,照例是扑克时间,洗牌间,驾驶员阿栋小解回来神秘兮兮地非要叫我出去看看:“西南山脚那边一片红光是不是着火了?那里有人家吗?”

    我一看,哎哟那儿不是新盖的猪舍吗,那“建筑”从头到脚还都是我张罗的呢,虽然不是什么高级公寓,可里头还有好几十口大肥猪呢,那可是林场的宝贝,就指着它们过年呢。

    根据经验,我告诉阿栋:着火了!肯定着火了!着火的是猪舍!我俩立即分工:我去摇警报叫人,他去把卡车开出来,因为过去还有一段路。

    公路的T字路口有个工具仓库,警报器就安在屋顶上,问题是我不会轻功怎么才能上去呢?这么巧,靠墙有个8条腿的长条椅子,我奋力把它立起来当梯子爬到了屋顶,脱掉手套在积雪中找到细小的油毡压条,用手指捏住牵引着身体沿坡向上,终于骑上了屋脊。顾不上休息我马上拼命摇了起来,凄厉的警报声响彻林场上空,把睡的没睡的都惊了出来。

    警报器有点像鼓风机,抓住摇把摇开来,里头的叶片就鼓动空气发出呜呜的响声,传出老远去,摇得越快声音越尖越凄厉,但摇的人却越累。

    一会儿我就顶不住了,正喘呢,见阿栋已经送了一车宿舍的人后返回来,又往家属区去,经过我时还按了几下喇叭算是为我加油。我咬牙又摇了起来,不过这会是断断续续的就像一只叫春的猫。

    关键时,一双大手接过了摇把,警报又凄厉起来。一位壮小伙不知何时爬了上来,是救火也是救我。可是我不认识他,大概是新来的。

    第二天的大会上,夏书记表扬了好多人,因为他们在救火中表现神勇,所以保住了大部分的猪舍不至于猪猪们无处过冬,就因为保住了大部分的猪舍不至于猪猪们无处过冬,所以我们过年还有肉吃。

    可是木工车间的师傅们在唠嗑时却毫不掩饰他们的愤愤不平:

    “怎么还表扬那个大肚子娘们?什么上火线?TMD不就是站在一边看热闹,在领导面前晃来晃去吗?我们这有个摇警报的功臣,怎么不表扬呢?”

    我说算了吧,想想那位小伙子,还不知道他是谁呢。

女 生 宿 舍

    也是半夜,我被人推醒了:“起来起来,睡觉姿势不对,起来重睡!”

    “别闹,别闹!”

    “快醒醒,隔壁女生宿舍着火了。”

    “开什么玩笑,半夜三更的。”

    “谁跟你开玩笑,是真的!”

    好像是真的!要不外头怎么这么乱呢,还夹杂着女生们吱哇的尖叫声。

    这些女生也真是,怎么有那么多东西要洗?冰天雪地的洗了没处晾就挂满一屋子,还要贴着火墙玩“烧烤”。瞧,着了吧?不着才叫怪呢!

    不知道怎么的,一听救火就来劲。我一脚两脚蹬上鞋,汗衫短裤的端起脚盆就冲出去了。都说男生懒,洗完脚都不倒洗脚水。怎么样?这就是“有备无患”“未雨绸缪”的优越性。

    看上去火挺大,满屋浓烟,其实并不大,只是屋子中间围着火墙火炉这一堆烤着的衣物烧得厉害,几盆洗脚水泼过去,差不多就灭了,只是天棚中央被燎得黑糊糊的一片叫人有点不放心。

    房子是我们盖的,我清楚天棚上面是厚厚的一层锯末,如果那里有火星有暗火,后果将不堪设想。

    我打着手电围着宿舍房子转了一圈,果然发现屋檐下有烟冒出来。有人搬来桌椅搭了起来,我钻进了天棚。接过底下传上来的水桶,像浇庄稼一样将锯末湿了一遍。

    整个过程我起先穿的只是汗衫短裤,要知道那天晚上是零下36度啊。后有人递上来一件女式棉猴,我就一直披着直到下来回到宿舍。

    这一身奇装异服自然招摇,寝室里那些臭嘴又有说的了。

    “她们一身短打是为逃命,你小子怎么也这样出去了?要色不要命啊?”

    “这棉猴是谁的?看看有名字没有?或者字条什么的。”

    “美女爱强盗,你小子是被谁看上了吧?”

    “喂,如果女朋友有得多,别忘了给哥们匀着点。”

    “哈哈……”

    我胡乱裹上自己的外套,为的是好把这暖和又惹事的棉猴快点还到隔壁去。

    自己都不信:第二天居然没感冒。年纪轻就是火力旺。

    一直都不知道棉猴是谁的,因为她们穿的都一样,是场里发的工作服。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