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当过一回主持人   

2008-11-24 13:18:34|  分类: 百味生活、心情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过一回主持人

  单位解体前,一日我值班。柜台外来一老先生,脚步轻盈鹤发童颜,递过一只电视遥控器希望修理。我打开一看,触点积垢而已,用酒精一擦,好了。“多少钱?”“算了。”

  老人很高兴:“我也不白麻烦你们,嘿嘿,今天露一手你看看。”说话间掏出一块手帕,是男式的较大的那种。他手势娴熟地展示了一下手帕的正反面后,慢慢地使劲地打了一个结:“看见了?这是一个死结。”他递给我,示意我检查一下,我又使劲给他抽抽紧。

  老先生将手帕结放在手心搓了搓,诡秘地笑了。忽然他双手一抖,“啪!”手帕竟然完全打开了,44方方的,与先前的不同之处就是变得皱皱巴巴了。

  高!难道今天有幸遇到一位老魔术师?要知道我是最喜欢看魔术了。老先生讲,关键全在手法,这是他解放前用一担米的代价从街头艺人处换来的第一个戏法……。

  我忽然想起一个人,越来越觉得眼前这位似曾相识:“冒昧地问一句,您老以前是不是担任过唐山地段医院的院长?”

  “你认识我?”老先生更高兴了。

  “还记得前几年中秋,虹口区有个慰问退休劳模的联欢晚会,邀请您夫妇俩去表演的魔术吗?”

  “当然记得,奥……你好象……你就是-就-是-那个主持人?好象也玩了两把小魔术,有印象有印象。哈哈……”

  哈哈哈哈,好玩,有时候世界真小。

  那时我还在公司搞宣教,一日同事小张说要拐带我一同去主持一个晚会。

  开什么玩笑?你小张的阿公是上海滑稽界的泰斗,老公也是滑稽界的大老倌。自己转业前则在部队文工团演李铁梅,那小嗓子一亮,呵!正宗一个专业京剧演员。你们都是文艺界名人,我算哪根葱呀?这不是拿我寻开心嘛。

  “区工会的人说了,因为老人居多,怕联欢会的气氛沉闷了,希望台上台下能够多多交流互动,知道你会搞怪,点名要的你,别不识抬举啊。”

  好嘛,阿拉瞎捣糨糊还捣了个名声在外了,真是行行出状元啊。

  好,恭敬不如从命。反串一回主持人一定很好玩。

  我跟小张先把节目顺序排了排:少年宫的孩子们回晚了不合适,小张老公的独角戏因为是抽空子赶来捧的场,都得往前排。小张自己的京剧清唱一向是高潮迭起,她那《杜鹃山》里柯香的《家住安源》和一曲主席的《咏梅》,高亢激昂,哪回不让人拍手叫绝。就压台吧。

  主持人最主要的任务是串联词,领导的要求是轻松一点,这个我行。记得最得意的是这样一个插曲,我报:“下面请欣赏精彩魔术,表演者,本人!”小张故作惊讶:“你?就你那些个小把戏,变一个我就戳穿一个你信不?”试试?

  我走到台下,在来宾的桌上捡了一张糖纸卷成一顶小尖帽,套在右手拇指上,然后随意往身后一藏,帽子没了,再往小张身后一抓,帽子又戴上了,就这样我在台上展转腾挪随心所欲地把小帽变来变去,下面鼓掌了。正忽悠着呢,忽然被小张一把抓住手腕,掰开手指,原来那顶变没了的小帽在我手心里攥着呢。

  我不甘心,叫嚣道:“再来个难点的给你瞧瞧。”又从裤兜里掏出一副扑克牌,乱洗了一通后,便自己不看随手抽出一张,请大家记住,再塞回去。然后走下台,请来宾随意洗牌后宣布:我可以在背后摸出这张牌来!哈哈,我看见了几张张大了的嘴。

  我装模作样在背后摸牌,口中不忘紧忽悠:由于手艺不精,成功率较低,请允许我试3次。

  我先是抽出一张,大家一看,不是。我随手把它压在前排嘉宾杨区长的桌上,并露出半张以示清白。再抽一张,还不是,我一生气把它扔掉了。第三张牌我抽得好辛苦,抖抖嗦嗦战战兢兢的。底下也屏气凝神鸦雀无声。终于,我亮出了第3张……“哎呀——。”传来一片惋惜声。

  “不可能啊!”我紧抓头皮“一定是大家看错了,或者故意要出我洋相?小张,是不是你在捣鬼?”

  “得了得了,自己出洋相还赖谁呀,看你怎么收场把。”

  我用左手从桌上拾回那第一张高举展示:“各位真的没看错?”底下连声说:“没错,真的不是这张。”还有摇头的,摇手的。

  只见我用右手将牌面迅速一抹,大喝一声:“真的没看错?”

  哗—。掌声那个热烈呀,还有人高声喝彩:“好!”“好!”

  哈哈,我正在得意呢。冷不防被小张一把将这张牌给夺了去,当众揭我老底:“大家看看,这张牌已经做过手脚了,看,这有个夹层……”一边还将夹层翻来翻去的走到观众中展示,出我的丑。

  “啊——我玩不了啦,师傅,师傅快救我!”

  我跑到台边,迎出了真正的表演者,一对著名的老业余魔术表演家。唐山地段医院的院长和他的医生老伴。别小看了两位老人的名气,解放前,他们曾为蒋JS宋ML表演过,解放后更是多次进中南海表演,主席和总理都看过他们的节目。

  老两口没有精美的道具和华丽的演出服,但自己创意编的节目和自己动手做的道具照样能表演得精彩绝伦让人目瞪口呆。

  还记得那个最简单也是最让我看不懂的节目:老头从观众手里收集了五六块表,把表带全部扣上。再用一根小指般粗两三米长,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绳子将它们一一穿过,让我和小张一人拉住一头,手表很自然地就全都聚到中间去了。这时候助手(他老伴)端上了一只装有一块红布的托盘,将红布盖住了手表,将托盘接在了红布下方。

  我把眼睛瞪得大大的,从侧面紧紧盯住老人的每一个细小的动作。只见他随着音乐忽悠了几个花动作后突然一把抓住了红布双手一抖一拎,红布在手,绳子上什么都没了。老先生煞有介事小心地将红布慢慢打开……啊!也是空的。手表呢?这时候老伴走到中间将托盘展示给大家看,在这儿呢,表带还依然扣着。

  那掌声,热烈极了,比刚才给我的热烈多了。

  就是这个看似如此普通的节目,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记住了这位老先生……。

  还是老先生的问话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我记得你变的是扑克牌,我看你可以很随便地就抽出那张‘机关牌’,是不是因为它比其他纸牌略宽一点?”“是的是的,其实它是用另一副牌里的两张做的,只是背面图案相似而已。”瞧,人家到底是行家。

  “自己琢磨的?不错不错,呵呵,你应该去学魔术。”

  嗨!我何尝不想啊?现成的师傅就在眼前,可是时间呢,我已经离开公司不在那里干坐了。不过不管怎么样,老先生和这次巧遇,我都不会忘记。

  还有一样同样不会忘记:哈哈,阿拉居然也当过一回主持人。

0811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