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当年学生意  

2008-10-21 16:25:21|  分类: 百味生活、心情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学生意

  本地人把学徒工叫做学生意的,我的第一次类似经历是在下乡前。

  当我报名去东北插队成定局后,学校告诉我有几个免费“学习本领为贫下中农服务”的名额可供选择:针灸、裁缝、或者理发。我选择了技术含量相对较低的理发。

  选择理发,一是因为路平。路平是我的邻居而且同路(后来在东北还成了把兄弟),他想学理发,就拖我一起学。

  二是理发我本来就会一点。文革一来,父亲畏罪驾鹤跑了,母亲入牛棚去卧薪尝胆了,家里3个小孩的生活费被压到最低线。作为大哥,15岁就要打理家中一切。我算过一道应用题:3个男孩没法扎小辫,每月的巨额理发费用高达4-5角,而当时买一把理发推子的价格是5元。如果自行了断一年就能收回成本,绝对是高效益。于是,我做出了今生的第一个投资决策,买一把理发推子。

  刚学时,我和二弟互相拿对方的脑袋做试验,再共同拿不敢抗拒的三弟脑袋做技艺交流,还时不时地去理发店偷手艺,但还是付出不少惨痛代价:轧破耳朵,生拔头发不说,每每出门都必须记得戴帽子。

  就这样已经哭练了两年,再去学生意应该可以算是进修了吧。

  学生意是在一家很象样的大理发店里进行的。不是我们去拜师,而是赏给师傅一个为革命效力的机会。领我们去的革委会老王命令师傅,这是一个光荣的革命任务!

  正规店里的师傅就是认真,一开始就给我们打基本功:面向镜子站立,双脚与肩齐宽,挺胸收腹,双手前伸犹如抱个大箩筐,左手虎口张开,右手捏根筷子,手腕下垂摇动,令筷头在左手拇指与食指间来回游走……。

  师傅在一边严加监督,嘴里还念念有词:“挺胸吸肚子,手要箩筐式……”。我想起小时候看的滑稽戏里三毛的师傅就是这样教三毛的。

  那时侯的理发行业有许多规矩,比如不能在顾客面前抖围布,围的时候也必须一只手先从下巴以下递过去,然后再转到顾客身后提起围好。象现在理发店里那样将围布劈头盖脸般从顾客头上甩过去是绝对不礼貌滴。

  修剪时宁可自己反复调整姿势也要尽量避免将人家的头推来推去让顾客摆Pose来适应自己。

  梳子在与顾客头皮接触时必须要有个角度,决不可将梳子当九齿钉耙使,那样容易弄疼顾客。

  将顾客放倒刮脸时,理发员要戴口罩,可避免自己的口气咳嗽可能引起顾客的不适也避免肥皂沫溅到自己脸上。刮下来的肥皂胡渣必须蹭到毛巾上而不可蹭在顾客的脸上,容易造成意外伤害也是不礼貌。

  还问过师傅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为什么理发店要规定来理发的不得穿短裤?我就曾因此被拒理过。师傅道:这是行业规定,因为有时候顾客会被放倒,而短裤的裤筒正对着大镜子,不雅观。

  呵呵,这些规矩和规定可能现在的美发师连听都没听过呢。

  刚一个星期,路平就受不了了,他才不管我正学得起劲呢,硬是拉我逃学了。后来另一同学汪听说后郁闷不已:好好的两个学生意的名额被你们白白浪费了,阿拉想学还轮不上呢。

  我带汪去找了他们的革委会老王,老王很支持汪的革命要求,也给他安排了学习,后来汪学成了一手好工夫,在东北的老工人中制造了一大堆的光明顶。

  我也不白学,虽然技术一般,但至少被我招呼过的脑袋不用戴帽子了。

  后来我儿子的脑袋也一直由我招呼,一直招呼到他读大学。

  现在那套家什还好好的保存着,40年了,依然那么锋利,那么好使。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