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小“逃亡地主”  

2008-10-29 16:56:08|  分类: 百味生活、心情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逃亡地主”

67年,最乱的一年。

小学刚毕业,中学还未进,就赶上了这最乱的一年。变成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7年级”。

整日无所事事,中学生的革命,大串联都没我们的份。不过在小学里我们倒是最大,揪个校长,斗个老师什么的也蛮革命的。

那时侯学校里有个“千钧棒战斗队”,能吸纳我这个狗崽子是因为我会画,乍浦路口原虹口文化馆那一大片没窗的墙就是我们千钧棒口诛笔伐的阵地,贴的那些丑化革命老前辈的漫画统统出自我的临摹。

某天,正趴在教室的地上在一大堆白纸上画着呢,阿其来叫我:“快去,教学楼里有一个逃亡地主,快去打倒他!”革命干将阿其是千钧棒的头,我的同班同学,身强体壮,以打人凶狠和善于钻营为长。学校里不管是同学还是老师,一提阿其,无不谈虎变色。不过他待我挺好,我知道是为什么。反正我也需要他的帮助镇住我的某些邻居——楼里那些总想欺负我们的造反派崽子。

“逃亡地主?”我奇怪:“学校里哪来的逃亡地主?”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鬼晓得怎么就躲到我们学校来了。来,你们几个,都一起去!”

在二楼走廊的尽头,有一个玻璃格子门,门外是个大阳台,同学们课间休息的好去处。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用2米高的木板在走廊一头隔出了一个小间。

阿其打头阵吆五喝六地使劲地敲门,没有动静。再用脚踹,踹不开,蹦起来踹,还是踹不开。象是被什么顶住了,结结实实的。

“没人,我们回去吧”我本来就没兴趣。

“怎么可能?”干这个阿其是老手:“里面顶着呢,怎么会没人?我们去拿梯子,你守着,放跑了反革命你负责!”

不一会,梯子来了,还有几张从教室里拖出来的课桌。

当我跟随他们翻上了墙头,傻了。我印象中的地主应该是头戴瓜皮帽,身穿长袍马褂,两撇小胡……。可这儿就两个小孩:姐姐紧紧地护着弟弟,卷缩着靠在阳台门前惊恐万分,嗦嗦发抖。

“大人呢?逃亡地主呢?我们是红卫兵,刚才为什么不开门?知道顽抗到底死路一条吗?开门!”阿其居高临下地怒斥道。

看小孩不吭声,阿其更火了。查看了一下地形,板墙根下虽然不高有桌子,但都是锅碗筷勺的,跳下去一定会很狼狈。只见他一把从里面挂着的蚊帐上扯下一根细竹竿,就对着底下桌上乱挑。筷子撒了,汤勺碎了,一个锅盖被挑开了,他把竹竿插到饭里,一使劲,锅子滚到了地上,半锅米饭撒了一地。姐弟俩终于出了声,放声大哭起来。

哭声更加激起了阿其的亢奋;“哈哈,小地主不哑巴啦?哈哈。”他斗志昂扬继续用竹竿横扫,终于又捅开了一个盖子,原来是一坛咸菜。这下来劲了,阿其用竹竿一下一下地把咸菜挑得满屋都是。

姐姐嚎叫着疯一般地扑了过来,她要保护弟弟,还要保护米饭,保护咸菜!阿其却开心极了,用竹竿指住姐姐,威胁她:“过来就戳瞎你的狗眼!”姐姐稍一退却,阿其又继续破坏。一边对峙一边还骂骂咧咧:“小地主崽子,还挺凶的,阿?今天看老子怎么灭了你!”

……

后来怎样结局,不知道,因为我已经忍着揪心的难过愧疚万分地离开了。心想:如果不是会画,我是不是也该如此待遇?

这也是革命?那年我们才十四五六,人性已经如此泯灭。

40年了,每当这姐弟两的影子浮现到我的眼前,心里都会难过,眼睛都会潮湿。所以我至今还坚持认为,文革最大的危害不是什么经济倒退,而是毁了太多太多的人!

 

0810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