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南极英雄徐霞兴冰海逃生口述实录  

2009-01-23 12:0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极英雄徐霞兴冰海逃生口述实录(转自上海知青网《浦江情》论坛——1313注)

  记录:树木

  11月28号前一天我在站上,还没到,从站上看到和船上就沟通,总领队的意思,怎么办?希望我想点办法,那我就出了个主意。因为我们越冬期间留下了两名解放军战士,是专门搞爆破的南京工程兵学院的两位现役军人。这样的话呢,我说利用爆破把船前把船隔住的大厚冰炸开。当时临时党委,我是属于整个考察队的临时党委成员,开会的时候我就提出这个方案,那么当时呢,临时党委全部通过。

  在沉车的前一天,直升飞机就从船上起飞。因为我们船上带了两架直升飞机,起飞一架直-9,是专门装载人员的,飞到了中山把我和两名解放军战士,并带了9箱炸药,150个雷管,赶到了雪龙。当天下午到了以后,我们就开始爆破。就在船头四五百米的地方,我们先试炸一下。当时打的冰眼是一米厚,下了炸药。但是效果不行,为什么呢,当时感觉太浅了。

  第二天上午,也就是沉车那天上午,又开始炸冰。当时再炸呢,我就叫他们,把冰窟窿打得深一点,打了2米5,炸药填下去,但是,最后效果也不行。后来才发现,因为船搁浅的地方,正好南极叫乱冰区。它是有好多万年冰的碎渣因海浪拥挤堆积起来,在陆缘冰的边缘和海水的交界处,因为风浪引起的,把冰一层层往上翻堆积起来,形成了乱冰区。乱冰区是由乱冰重叠,所以冰里面的空隙很大,对炸药来说,能量释放了。就像炸在棉花胎里一样。这样,炸药炸冰失败。

  下午我就要撤退回中山,因为中山还有很大一摊子建设项目正在进行。站上已经有60多名战友已经上山,开展了大规模的站区设施改造。临走前我们的领队总指挥说,老徐你留一下,你是否明天走,晚上如果还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商量想办法。这样我就留下,住在船上。就在晚上十点钟开始,船两侧发现冰面的状况很好,这样就实施冰面卸货。

  船都有左舷和右舷,我们从船上开始作业,把我们建昆仑站要进DOME-A去的大型雪橇吊下船,吊到了它的右舷,同时叫人员在大舱里面,把雪地车的履带装上(装船时履带拆掉),其中有一辆装好了吊到船的左舷落在冰面。当时我就发现右舷的冰面出现了很多裂缝,很危险,就是说,再有大批物资往上压,可能要全部沉没。这对昆仑站的建设可能会有毁灭性的打击。

  我就提出,应该赶紧把左舷的雪地车,绕船开到它的右舷。把所有卸在冰面上的雪橇拉出这段乱冰区。乱冰区实际还有几百米就可以到陆缘冰,陆缘冰平缓,冰结得相对比较稳定,不像乱冰区它都重叠。这样,领导认为这是个合适的方案,因为万一潮涨潮落,万一移动旁边的冰肯定全部破碎,那些雪橇就全部下去。

  我们的副领队赶紧通知中山,中山站里我们49公里。通知站上的李院生(音),就是现在进内陆站DOME-A建昆仑站的队长。通知他从中山开3辆雪地摩托,带着极地A和海冰测试人员,从中山站出发迎过来。我们拉完雪橇迎过去。这样当天晚上想办法把雪橇转移到站里去。这就叫冰上卸货。

  实施方案好了以后,我就开始执行。我就到船舱叫一名解放军战士,这名解放军战士,在越冬期间,极夜期间7月份他跟随我护送了澳大利亚戴维斯站,他们的探险科学考察队到我们中山站,他们两辆雪地车,其中有一辆出了故障,他们无法返回直线距离我们100公里的戴维斯站。这个解放军(战士)就跟着我护送,绕道从冰上面回去,绕道400多公里,连续行走了53个小时。把他们10名队员、车辆,包括损坏的车辆送回去。这名解放军他在后面协助我挂钢缆、挂雪橇、摘钩,这些他都比较明确比较懂得。我就到他房间叫他,但是他睡了,一看他睡了,我就走了。到第二个房间,我们进内陆冰盖,同样和我留下的一位队医,叫他帮忙,可是他也睡了(躺下了),但是他在看笔记本电脑,他问干什么?他们都叫我“老大”,他说,老大,干什么?我没吱声,我走了。事后想想很怪,如果我再多叫一个人坐在我的旁边,那么两个人在这么小的空间的驾驶室里,如果意见不统一,如果两人可能不协调,那么全部得下去了,这是必然。这是事后所想。

  他们两个我都没叫,我直接下去,直接下了左舷。船一破冰停住以后,两边的舷梯就放下去了。我到了左舷,车吊下的位置前方,我感觉冰面很危险,我试探性地走了一圈,还可以。我就开始发动车,开始绕。这时候,雪龙船的船长、政委、领队包括报务员都在雪龙船高高的驾驶台看着我。他们说,哎,老徐车启动了,开始走了。

  一直绕到船的正前方150米到200米之间,我突然感觉我的车下沉了。突然下沉,当时我一点没惊慌,因为,这种下沉我们在冰上卸货,从15次队开始,九几年开始我们冰上卸货也碰到过好几次。雪地车下沉的时候,车下冰的面积比较大,它开始塌陷,塌陷大面积的冰块形成一个斜坡,这样我们就要加足马力,不要犹豫,冲!就可以向爬坡一样的爬上来。然后,冰又复原。我当时先加油门往前冲,但是,这次不是大面积的塌陷,而是一个陷阱式的塌陷。整个车的大小的一块冰塌下去了。此时,我感觉到车已经无望在爬上来的时候,我在前面的挡风玻璃窗和周围玻璃窗开始下沉,整个车进入海水,驾驶室的水开始上来。

  这时候我从正驾驶的位置,因为有方向盘比较麻烦,我就把方向盘扳起,我们的方向盘可以扳,我就跳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在我的右侧,中间隔了一个引擎。我翻到那边以后,我就背对着车的前方,转过身来。雪地车的门是这么开(作推开状——1313注),上面有个顶窗向上开。这是我心里很清楚,如果我要开门,绝对开不开。如果我要砸玻璃,一下就把我淹死,灌满把我淹死。我最清楚地记得,只有想办法把侧门的移窗打开。因为水压的关系,移窗能移动的,只要你使劲。我要把移窗打开,把外面的压力冲进驾驶室,同时打开天窗,借助这么股压力,这是我唯一最正确、最有效的逃生办法。

  我在副驾驶的位置跪在坐垫上,我左手拉着窗的移窗,我的右手就开顶窗的旋钮。顶窗是旋钮的,旋到一定程度它会开的。但是水压着,我知道已经拧开了,但开不了。这时候我的移窗也打开了,这时候我在驾驶室的空间头已经顶到驾驶室的顶上。没有余地了,里面的水已经没到我这儿(胸部),我就是这点空间,这时候移窗开了,开了后,强大的水压把水冲进来,整个空间全没有了,一下就把我闷在驾驶室水里。同时,我就站起来看着那个顶,我就往外冲。好在哪呢,这下冲我手抓住了,没把我冲倒在驾驶室。我找准那孔,我就往外窜。我感觉出去了,出了驾驶室,我感觉我人在上升,突然间又感觉到下沉了,车在下沉,很快下沉,又把我往下拉,我的靴子挂住了,我感觉到我的靴子挂住了,我就拼命地蹬靴子。

  在冲出舱的一刹那间,在空间完全没有的情况下,我喝了一大口水,我冲出了窗口。在蹬靴子的时候,因为运动量太大,喝了第二口水,我始终没有呛着,呛着也够呛。那样,我把靴子蹬掉了,我感觉人就在往上冒,在这期间我又喝了两口水,一直感觉到我的头顶到了冰,“啪”一下我知道冰层到了。但是我当时很犹豫,我是不是漂偏了?飘偏了的话,那我也憋死。好在,我漂上后我用手使劲一掰,开一条缝。因为在南极任何一个地方,车下去冰又复原了,好在,这块碎的冰不大,我能扒开一条缝移动,首先头就露出了水面。头出来后,我就想爬上去,这时候我知道我的体温已经被海水拔得差不多了,海水的温度相当厉害,一下就把我(的体温)拔掉了,再说我的靴子蹬掉了,再说开窗户的同时,我的脖子里面全部灌进了水。

  我就要爬上去,在三把拼命地努力的情况下都不行,始终泡在水中,最后一把我想,不行,我不上去,就是队员们已经看到我,已经来救我了,我还在水里面泡着。第四把,我是爬上去了,我不知道哪来的力量,相当大,我就爬上了冰面。爬上冰面以后呢,我首先看到的是雪龙,我的对讲机突然响了,进海水的对讲机,一上岸还响。还在拼命地喊我,他们声音都是嘶哑的。爬上来以后,我就站起来,看着雪龙我就往前走两步,就失去了知觉……

  后来紧接着来救我的战友过来了,我们船上有个水手长,我们叫他大伟,他人高马大,他首先过来,他到我跟前也跪下了。后来他告诉我,他一个是紧张一个是害怕,一个是几百米走过来,雪这么深,他已经是没办法自控了。他跑到我跟前先站起来,再把我背起来,往雪龙跑,但是,他没跑几步就倒下了。第二拨人下来后,拿了被子,把我放在被子上抬,但是抬到后来也抬不动了,就在雪上拖。第三拨下来人是抬着担架,就把我抬上去了。

  上去以后,赶紧医生给我生命体征的测量,血压、心跳、体温,输氧,队员们就给我搓。司务长烧了姜汤喂我,我的牙都张不开了,那时我的神志很清楚,但是好像感觉手脚全不是我的,想说也说不出来,这就是人冻得失去知觉的那感觉。大概两、三个小时以后,我感觉到我的脚给他们搓疼了。我们的医生就说,有戏了!我慢慢慢慢地开始恢复了,现在还有一个手指,触摸就会像针扎一样,就留下这么一点点。

  整个沉车时间很短,我想人的生命也就在瞬间。我能回来,大家也给我总结了一下,当时我如果离开船回中山,这个车必然还有后面三个同事要开。一位是我带他进入内陆两次的我的副手。还有一位是现在我们单位里,我带的一个学生,我带过他一次。还有一个是北京管理部门的一个处长,为什么说这三个人呢,因为我们四个人是冰上卸货的主力。

  事后他们也说,如果你不开,就是我们三个人中有一个人开。但是反过来,他们三个人其中的一个开不一定行。为什么啊,第一个我虽然带过他两次,虽然经验有但是他的眼神非常不好,是近视眼,每次进去他头车从来不开,因为他找不着路。第二个处长他开过一次雪地车,到最后他都不知道上面有个窗可以开。还有一个年纪很轻,是同济机械本科毕业,以后是接我班的小青年,估计他也不行。

  这次经历,我还没有离开中山以前想,我的冰雪之缘可能要解除了。也因为年龄的关系,我想卸甲挂靴。我在南极捡了一块石头,很像一个靴子。我把它倒置地放着,还作了一个底托。我喜欢赏石,我给这块石头起了个名字叫“倒挂金靴”。并把我内心世界的感受,就是说,未加冠之年上山下乡屯垦戍边,北国的冰雪我接触了。又是近花甲之年,我再次登陆南极最高点,再次留任中山站,这次回去,就像这个靴子一样倒挂了,就是卸甲挂靴,这个我以前写过一段撰文,流露了我的解冰雪之缘,要退休了。

  想不到我的南极生涯以这次沉车画上了一个句号,大家都说是个完美的句号。但是作为我的职业作为我一个站长来说……同志们都说,车无所谓,但是我老惦记着这个车,因为对这个车很有感情。因为每次进入内陆,只要车在人就在,车没有人就没有了。车是我们进入内陆的保障,车是我们进入内陆的港湾。但是,这个车没有了。海洋局我们的局长都来电话说,徐霞兴同志,你挽救了中国第25次南极考察,如果你上不来,往下的路怎么走,昆仑站建不建……

  世界上沉车的事件很多,去年11月27日我发生的这个事。在10月份俄罗斯和平站,就是一辆车连人下去。我们离开南极的时候,他们的考察团也到了。他们的带来了潜水艇,要把那名队员捞上来,他沉的地方还可以,将近三四十米深,因为它是在边缘的半岛的海冰上。这名队员是我们中山站的友邻站,离开我们1公里不到的进步站,进步站有个机械师叫巴莎,这个和平站沉下去的这个人是他的侄子,而且是由他介绍进入俄罗斯的考察团,所以他非常悲痛。他知道我逃出来,第三天他和他们的站长一起来看我。他说,你真的了不起,你能出来,我的侄儿没逃出来。南极史上,澳大利亚、德国,包括美国、俄罗斯沉车的事很多都没有生还的,我是唯一的。

  叶儿打电话给,她说这次有个活动希望你参加。我非常的高兴,因为是浦江村的村民们送我走的,浦江村这样一次聚会我必定要到。我回到国内以后,所里开了一个欢迎会,紧接着我原来的五分场开了一个见面会,我很高兴,还是有幸和大家见面。

  南极英雄徐霞兴冰海逃生口述实录 - 1313先生 -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11月28日中午,徐霞兴在中山站参加交接仪式。前立者为徐霞兴。余建斌摄

  编者按:徐霞兴是我们的插兄,从未加冠之年离开上海,上山下乡到黑龙江农场,就和冰雪结下了不解之缘。回城以后,徐霞兴进入上海的极地中心,担任机械师,曾7次参加了南极科考队。

  2007年10月20日他和他的队友们一起乘坐“雪龙号”,参加我国第25次科学考察队远赴南极。那天,我们不少知青朋友到外高桥的极地码头去欢送他。徐霞兴此行的任务是前往留任南极中山站站长,并要带领他的17勇士登顶冰穹A,在该地区第一次建立天文观测站。

  2008年11月28日,他在实施雪龙号冰上卸货任务时,遭遇了不测,他驾驶的雪地车由于海冰塌陷沉入了冰海。万幸的是,他凭借着强壮的体力,高超的技术,冷静的头脑,成功地从已经下沉到5米深的冰海下的雪地车中逃脱,成为目前南极史上冰海沉车生还的唯一一人。可以说,他创造了在南极冰海成功自救的奇迹。

  2009年1月18日浦江情论坛的聚会上,我们见到了南极英雄徐霞兴,有幸亲耳聆听他讲述2008年11月28日在雪龙号冰上卸货时,发生的他驾驶的雪地车沉海,而他成功逃生的惊险经历。下面是我根据录音整理的徐霞兴用沉静的语调详细叙述的那个惊心动魄的瞬间。(本记录未经他本人过目,希望不要转载。)——树木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