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侃侃佣人、保姆和家政  

2009-02-27 14:59:10|  分类: 百味生活、心情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佣人保姆家政

  嬷嬷是以前弄堂的邻居,安徽人,家庭妇女,旧时连个名字都没有,因战乱逃难来沪后要登记户口就干脆把平时的称呼“汪大姐”登记成姓名了。

  50年代嬷嬷到我们家帮忙干活,当时叫做佣人。现在感觉好象家里雇用佣人的都是有钱人,其实那时我家只是因为父母都忙于工作,有爷爷和我们3个小孩需要照顾,于是勤劳善良的好邻居嬷嬷就成为了我家的一员。她与妈妈岁数相当,我们也都把她当妈妈看待。

  嬷嬷要做好多事,除了买,洗,烧之外,还要陪爷爷看病,接送弟弟上幼儿园,督促我做功课。更要看住我们3个淘气鬼别闯祸和判决我们弟兄争吵的孰是孰非等等。我们也一直在抱怨嬷嬷包庇谁偏向谁而继续新一轮争吵……。

  嬷嬷每天准时到我家工作。在自己家里要照顾自己的一堆孩子和整天喝酒的老头。她就是一台干活的机器。

  后来我们搬家住到大楼里去了,嬷嬷还在我们家当佣人,只是每天要多走20分钟的路。

  直到文革,父亲4了,母亲关牛棚了,近千元的巨额存款被冻结了,我们3兄弟仅有的每月一共45元生活费在付掉15.3元的房租后,糊口都难,自然也就终止了向剥削阶级的演变而辞别了嬷嬷。好在我们已经长大了。

  可是嬷嬷还是经常来主动免费被剥削,因为放心不下我们,毕竟我最大也不过15岁。我们已经象亲戚一样了。不!比亲戚都亲。要知道,那年头大多数血浓于水的正宗亲戚都躲着我们装不认识了。

  自己成家后,尤其在有了宝宝后才体会到做父母的艰辛。以前习惯了在伞下生活,现在自己成了伞。责任,除了责任,还是责任。

  孩子的奶奶和外婆都是新式妇女,谁都不伸手帮忙带。不得以,也请人帮忙。但已经不叫佣人,兴叫保姆了。大概佣人有歧视劳动人民的含意,而保姆只是一种社会分工,除了好听点,内容还是差不多。

  可是现在的保姆比起嬷嬷来还是差得太多了,虽然依然尊重她们,但我家的保姆还是换过N个。

  84年我家请了第一个保姆,一个安徽老太,16岁就来上海做,应该是老经验了。

  真的是老经验了,太太坐月子,她跟着喝鸡汤,说是鸡肉咬不动。孩子头发都粘住了,还说小孩的头不能多洗不然要生病的。大概以前还没见过冰箱,楞是把冰箱当碗柜使,什么都往里塞,满满的门都关不上,告诉她吧,她就使劲关,挤得里面的碗碟统统竖起来排队立正。再跟她讲,她就嘴巴乱动不发声,鬼知道在骂什么。

  78消了!换吧。走的那天,老保姆比来时多拎了一个包,后来发现少了好多东西。真个老经验!

  接着是个上海老太,非常棒,孩子和家都收拾得干净利落,唯一的缺点是主意太大,就连晚上看哪个电视频道也得听她的。可惜已经收了别人家定金,讲好两个月后要去侍侯月子的。没办法,两个月后我们又找了一个小绍兴妹子接班。

  经验太老的78消,没经验的总好一些吧。哪知人家要先挑东家,看看有没有抽水马桶和煤气,是不是住单间,老人不侍侯,小孩要干净……最可气的是还要备有珍珠霜给她抹脸。正好太太有一瓶新买的却又不太喜欢那种香味,就给了她,小姑奶奶总算屈尊落了脚。

  小保姆是嵊泗人,除了哼几句越剧其他什么都不会(据本人讲当年要不是文化关过不去,也考进小百花了),这个我们有思想准备,年轻人嘛,肯学还有教不会的?

  我让她中午给孩子做个炖蛋,比画着教她怎样把蛋打开,怎样搅,然后放到盛了水的锅里蒸……。她头点得跟啄米似的:“晓得了!”

  结果她把碗里的蛋直接就倒锅里了。还反怪我没讲明要连碗一起放锅里,因为不知道什么叫蒸。晕!就这也敢出来混?

  事已至此,只好自己多担待点,我正在读书,太太就尽量早回家,尽量把家务活留到晚上一起干。保姆嘛,平时把孩子看住就行。

  小百花每天抱着宝宝4目相对,跟他说话,给他唱歌(多是唱戏),陪他玩耍。儿子正是蹒跚学步牙牙学语时,两个小孩倒也处得挺开心。

  突然发现儿子两只眼珠都有点往中间靠拢了,在那含混费解的单词发音中,还有几句实在听不懂的。啊!是绍兴语!是只有小百花才能与之交流沟通的绍兴童语。

  昏倒!实在瘦不鸟啦!

  好在刚满一年,她自己要走了。理由当然很多。我们明白:菜鸟已经成长为熟手了,自以为武艺高强身价见长要单飞了。飞就飞吧,祝你找到个戏迷东家。整天咿咿呀呀戏不离口的,阿拉的头也已经不知大了几号了。

  刚巧同事有个舅妈从江苏老家来上海找活干,好好好,正好接上。我们叫她扬州阿姨。

  扬州阿姨会讲上海话,干活也真不错,每天回家,总有热菜热汤等候着。人开朗还聪明,没做过的一讲就懂,没摸过的一弄就会。整个就一明白人。比起那小百花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阿弥陀佛,总算盼来解放了。

  一日,我提早回家,看见阿姨在厨房弄菜,见我进门打了个招呼就直奔里屋。开始我也没介意,待换了鞋进屋,又见阿姨慌慌张张从里屋出来,手中攥根小细绳。这是干啥?这么反常?往里屋望去,除了儿子坐在童车中摆弄玩具之外什么异常的都没有。

  您说我有多笨!这道应用题直到晚上才做出来。怪不得我们不在家时扬州阿姨的工作效率这么高,原来是儿子配合着装乖呢。

  我也配合着装傻。只是经常随机抽查避免她捣糨糊,并尽量少派活让她悠着点。后来再没发现过类似案件。也是干了一年,阿姨也找了个借口回扬州了。

  儿子终于进托儿所了。由专业老师看管教育是最放心的了。后来老师成了我家的好朋友,直到现在。

  滑稽界的那个大老倌在听过我说的故事后,突然来了灵感,连连笑道“噱的噱的。”说可以编排整理一下创作一个独角戏,就叫《找保姆》。不料还没开工呢,另一对滑稽大腕已经出台了同样题材的独角戏,咦?他们讲的那个保姆怎么跟我们家的这么像呢?哈哈,原来天下保姆也是一家呀。

  到了今天,请人帮忙已经不再需要托人介绍了,市场经济已经催生了保姆介绍所。保姆这个光荣称号也已经被更光荣的称号代替,叫家政服务员了。

  有登记,有体检,有培训,有保险。据说还有大学开了家政专业课了呢。光能搞卫生和做一手好菜已经不够了,会外语,懂电脑,熟悉各种家电使用再兼做家教才吃香呢。供需两旺,工资也水涨船高,特别是那月嫂的收入绝对不低于一般小白领。

  可是,人们更多的是需要临时的帮忙,于是家政行业又衍生出了钟点工。钟点工的工资有高有低,时间可长可短,给人们的生活又带来许多方便和选择。

  我家的人都忙,下班回家吃完后都8点了,往沙发上一歪,在电视前半睡半醒地半看半听一阵后再做夜游神:太太洗衣服,我洗碗洗脚倒垃圾,再给鱼缸换两盆水后就爬到床上看报纸,最后两眼一闭两腿一伸,一天就算过去了。

  多想有个人能在休息天来帮忙扫扫地擦擦灰呀。

  钟点工和从前的保姆一样不好找。不是没有,是合适的少,好的少。为此也换过N个。

  一个钟点工要同时做好多家,所以先要时间排得顺,再要路线排得顺。往往做着做着就换东家了,理由多是因为时间和路线。最让我郁闷的是那个川妹子小王,看她工作卖力,就把一台足有八九成新的双缸洗衣机送给了她。哪料干了才两个礼拜人家就把我们给炒了,说是不好意思换了家更近的。

  还有可气的,有个工钱要得特别高的阿姨,干活却特别糟。扫地不弯腰,擦灰只擦大面,连台灯顶部都不擦。太太告诉她这些地方容易积灰应该擦一下。她一边答应一边嘀咕:昆山路那家老夫妻从来不挑剔。

  这么巧,说的那家我居然认识,一对老工程师都90多了,家里光线又不好,4只昏花老眼哪还辨得出个青红皂白来,只要午饭是热的被褥是干的就心满意足了。看来这位就是被他们给惯懒的。

  顺手的也有,是一位浙江人,比较年轻。因为以前管理过音视设备,跟我话题就多了点,导致太太高度关注。幸好后来家里开厂缺人手便回浙江帮忙去了。

  不得已,又恢复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生活模式。全面打扫总是在有客人来访之前。自从儿子有了对象,毛脚媳妇常常登门了。哎,您别说,家里倒是干净整洁多了。看来,懒惰是需要外因来推动克服滴。

  一直在想,以后老了怎么办?指望儿女估计是痴心妄想不太现实,估计只有敬老院才是最后的归宿。

  0902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