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憋气的晚餐  

2009-04-26 15:30:43|  分类: 百味生活、心情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憋气的晚餐

  石山听说钟老太太去世了,90多岁,真不赖。据老钟自己透露,光寿碗就买了几百套——邻友都来讨要,不够分。

  消息最早来自大头。大头的儿子在老钟公司旗下的车队里开车,因为队里在凑份子钱,就回家告诉老妈了。当初大头的儿子中专出来后待业,是老钟看在知青插友的份上收留了他,还照顾他好活干,每月净挣4-5千。想要感谢,现在还不是绝佳的好机会?

  大头却不这么想。当初进单位时已经感谢过了,之后全是儿子自己的努力,而且这次已经在单位里随了份子,也算表示过了。

  这还不算,还又打电话散布到石家来,差点把石山的鼻子给气歪了。你说这算什么事啊?除了必须或应该去送行的,一般石山不爱出席葬礼,他喜欢到开心的地方去嘻嘻哈哈凑热闹。但是知道了又怎能不去?花一点是应该的,主要是心情不好受。朋友间也有默契,老人走了都先不通知,事后问到了就说一下,毕竟关系远了一辈。当然,如果与故者非常熟悉则另说。

  石太太胃口好,爱管闲事,她提醒大头应该去送行借机表示一下。大头却推说茶姐不去她也不去。奥对了,还有茶姐。去年茶姐的儿子一看大头儿子混得如此有声有色,心动眼馋便动员老妈也去托钟叔叔拉一把。

  茶姐将儿子的愿望告诉了石山夫妇,说是听听意见,实际上是希望他们能去跟老钟说合说合。因为当年大头就是请他们出面给搭的桥牵的线,理由是石山夫妇的面子比她大。哈哈真TMD扯淡,头都没她大,面子怎么会比她大,真会忽悠人。

  湿手沾面粉,真的被忽悠了。大头得寸进尺一会儿希望缩短试用期,一会儿希望换新车,一会儿不想做夜班,一会儿想要个时间段好一点,工分多一点的包车……都来叫他们传话。石山不搭理她可石太太爱搭理,说是只传话不管结果。谁叫她们当年在东北睡过一个炕呢。最后老钟还是都给贯彻执行了。

  可是小子并不怎么争气,几句规范用语都说不好,那些坏习气比如赌博什么的倒一沾就会,并在单位里一举成为客户投诉和马路抄报最高记录的保持者。最可气的是还到处炫耀他老妈跟钟老板当年一起插队是多么老交情。气得老钟三天两头跟我们告状——我的品位这么差吗?瞧他妈那脑袋大得跟打个伞似的。

  石山也纳闷:您说他们怎么都一个毛病,有事不直接跟当事人讲跟俺“中介”扯个啥?又不是不认识。这不是存心合伙电信局折腾俺的电话费吗?

  茶姐不一样,她是在东北成的家。当年的小钟没少去她家蹭饭,应该关系不错,可是有大头的例子在前,连最爱管闲事的石太太也怕怕了。

  只得给茶姐出个馊主意:请大家到家里吃顿饭,这事自己提,让老钟预审一下小子,石山夫妇再敲个边,估计问题不大。

  果然,不久茶姐儿子也开上了车,而且受到单位和客户的一致好评。到底是长在东北,又在军营里练过的孩子,吃苦耐劳又机灵,档次就是不一样。也算给老钟在同事和下级面前找回了一点面子。

  这会,石太太一听茶姐也不去,真急了,一个电话就甩了过去:“班头调不转也算理由?你们俩怎么一个揍性卸了磨就宰驴过了河就拆桥啊?”可不是嘛,不管怎么说,孩子能有今天,老钟的帮忙是功不可没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人啊,就是三教九流各有千秋。

  很意外,石山也接到老钟的电话了:“我老妈故世了,麻烦你帮个忙通知一下所有该通知的朋友,大殓的日子定在某月某日下午某时,某殡仪馆某厅……。”石山一边嘀咕着节哀顺变节哀顺变,一边努力不让自己瘫倒。

  这是个索马里个差事啊。想起了某地村官办丧事收礼要排队……。

  倒是石太太理解能力强比较明白事儿:“这不明摆着让我们去通知大头和茶姐嘛,不然叫人家自己怎么开口?”好嘛,这回做中介的也一块儿搭进白包一个。

  那两个家伙可再也不敢推3推4了,却还不忘发嗲:“反正你们开车,来751路终点站接我们吧。”呵呵,这霉头算是触到家了。

  届时,在车站还等了她们好一阵,说是要吃点东西。当两个叼着牙签的姑奶奶钻进车里刚坐好,就听“不-”的一声巨响,随之扑鼻而来一股那种毒气。石山赶紧屏住呼吸迅速按开车窗。

  “谁?”石太太喝问道。

  “是我是我,”大头倒也诚实“没办法,憋不住,这几天在吃黄豆。”

  石山也憋不住了:“知道要出来就别吃呀,至少也该清仓后再上车是不。”

  3个女人使劲笑,石山还能说啥?乖乖做司机吧。

  追悼仪式还是千篇一律的那种,表心意,送花圈,志哀,告别,领“小礼品”……跨完了火堆就可以回家了。

  钟夫人客气道:“又没什么事,吃了饭再走吧。”

  吃不吃?石山是没什么胃口,都是人家的家属和单位同事,基本不认识,有啥吃头?正要谢绝,那两位倒客气当福气蛮爽快:“好好,反正我们有车不怕晚,就一起吧。”石太太居然也点头附和。

  “我kao!”这是石山的心声,没敢吐露的心声。

  看来这几位就是超员那部分,桌面上那个挤呀,人都挤侧身了。石山看见坐在大头身边的老钟侄子一个劲地皱眉:哈哈,一定是被那超级吧唧进食声给惊吓着了。幸亏俺有先见之明躲远了,英明,真英明。石山暗暗庆幸。

  哟,炒蛤蜊,喜欢的。因为牙不好怕出洋相,凡硬的韧的带骨带筋的石山都尽量回避。可是这盘蛤蜊怎么那么多空壳没什么肉呢?哦-,大概是翻炒得壳肉分离沉在盘底了,他把空壳夹了一堆出来,咦?盘底也没有呀,饭店也忒黑了点吧。

  茶姐一出手,谜底揭开了。只见两根筷尖叼住了蛤肉只那么轻轻一抖,壳子就自己留守在盘里了。反正会有热心人给配合着搞门户清理呢。

  看那麻利娴熟的超凡功力,估计如果是螃蟹也能吃出如此上乘之境界!

  ……

  别说,这顿晚餐还真不白来。席间,老钟把这两位职工家长一一介绍给车队各级领导,她俩也乘机一一敬酒感谢各位长官对孩子的关照。你看,今天要是缩头躲避不来,岂不活活糟蹋了这般大好机会,活活枉费了钟大人一番苦心?

  回之前。石山给太太先打了预防针:“千万别答应送她们回家。顶多还是送到751车站。如果非要送,叫她们自己儿子来接。”结果事实证明石山又英明了一次。

  刚才只凑合对付了个半饱,回家还得补课呢。

  车里,那股令人窒息的气味又悄悄地弥漫荡漾开来了。石太太怨恼道:“你这人怎么这么缺德?就不能忍一下?”

  “忍不了!刚才吃饭时就把老钟那侄子给熏得不轻。”

  “还好意思说!那你在给那些领导敬酒时是否也顺便熏了他们一下?”

  “这怎么了得,这,这-怎么地也得死憋着呀。”

  石山咆哮了:“所以就憋到老子车里来发射啊?”

  全体哑然。

  所幸之后居然一路平安无事,未有所“闻”。

  751车站上,大头在道别时暴料给石太太一个超雷人的最新研究成果:“你说的对,这个东西,恩-,确实能憋回去。”

  09.5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