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扯淡) 阿坦自侃  

2009-09-23 14:31:46|  分类: 知青讲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坦自侃

  一。

  俺姓坦。什么?没这姓?少数民族?外国血统?别猜了,什么姓什么族跟俺讲故事有关系吗?您要闲着没事就不妨听一会俺闲扯淡,茶水自备。如果您很忙,看见没?您电脑界面的右上角有个红色的大皮膏……。

  说起来,俺也是一个老知青了。什么?不懂了吧,称作知青的不一定就要有什么知识,只要是那几年从学校用铺盖卷着户口到乡下的都叫知青,比起俺的一个同学来俺还算是自己亲自写家信的呢。知识青年?不也就一绰号么。

  退休后没事做,儿子工作了,家务老公全包,闲得无聊干点啥呢?麻将?不不不不不,就算俺有那脑筋去算牌,也没那么多资金去输啊。结果在邻居的教唆下,一不留神竟然迷上了跳舞。

  跳舞好啊,花费不大,练身健体,最让人心动的是总会被一个新鲜老头(不新鲜了就换)搂着乱转,蹦叉叉,蹦叉叉,啊~!晕晕呼呼好幸福哦。

  可是为什么只有那些长得7翘8裂的丑哥才来邀请俺呢?不爽!原来那些俺看着养眼盼着来邀俺的帅哥都喜欢挑那些所谓有品位的搂,哼,什么品位呀?不就是衣着鲜一点,皮肤嫩一点,身材细一点,面孔整齐点嘛。俺也抓紧捣饬捣饬,俺就不信捣饬完了没人放电。

  俺开始虐待自己:尽量少吃点,饿急了就喝减肥茶,每天还起早加早班练体形。数年坚持下来,您再看,原来肥臃的水缸腰不见了(明明是练的,偏有人说是饿的),俺也要做个骨感美女陶醉一下。只是,只是不该瘦的地方也跟赘肉一块消失了。这也好办,现在啥东西没假的?塞两团袜子不就有了?

  减肥茶为什么不能减小脑袋?害得人家都笑俺把水缸练成棒头糖了。

  为吸引眼球,俺还练了个绝活:冲天炮!啊?您问是哪门哪派的武功?都不是,就是站直了然后大头冲下将人对折。虽然谈不上什么武功,却着实不好练,先得把肚子饿没了(不然折不起来),还得搁腿拉韧带,最后才能练低头抱腿的旷世奇功冲天炮。

  一起练的姐妹中,数俺练得最狠练得最快。她们一会说俺因为脑袋分量大,所以折起来容易些,一会说俺上身长下身短,轻轻一折脑袋就着地了……俺知道这叫妒忌,俺偏不告诉她们俺是有动力的,是带着明确目标来锻炼滴。

  不过俺总觉得冲天炮这个名字难听来,明明是大头冲下为什么他们偏要叫做是冲天炮呢?唉,想不明白俺就不想了,怪费脑细胞的。

  哟,您瞧,自我介绍好象罗嗦了一点,虽然没豁出闲扯淡的范围,但是讲故事还是必需要练一练滴。今天俺就讲一讲这次回黑河的见闻吧,口才不好请多包涵。顺Da便做个小广告:有爱跳舞的老头可以给我留言(拮据的和吝啬的就免了)。

  要说回黑河,其实俺并不象某些知青一样朝思暮想,什么第二故乡?也不过和游玩一样,前几年联谊会也组织过几次,俺都没去。因为红不去,她忙,所以俺也没去。您问是因为要好吗?当然。但还有一点是只有她会照顾俺,因为俺是一个喜欢被别人照顾的人。

  当初是红力劝俺贷款买新房,不到3千块一平米现在已经值一万多了。也是红给学历不高的儿子介绍了工作,现在也能挣好多,一下就让俺咸鱼翻了身。俺本来家底就薄,红也不需要感谢,俺又帮不上她什么忙,反之还总借她的光。这样的朋友不使劲靠还靠谁呀?嘻嘻。

  去!今年的黑河一定要去,只要红去,俺就有信心,红会安排好一切的。

  二。

  同去的阿保夫妇跟俺家住得很近,他们拉叉头去车站,还说好顺路去接娟。俺就先上他家一起走,反正座位挤得下,不挤也就浪费了。哦,您说俺儿子也是开车的?他呀~没空,他得去挣钱不是。

  红的老公石山背了个照相机。哈,俺最喜欢照相了,不过是喜欢别人给俺照。再说俺也不玩那个。说俺老土?胡说!你看保虽然也揣个数码相机,不还是摸索着瞎摆弄?俺不盯紧石山还盯谁呀,就喜欢在每一张照片里都有俺的倩影。

  在后来的几天里,虽然有时候人家夫妻合影,哥们合影的时候把俺推出来,倒也气得过。气不过的是,他们总不想让俺站俺最喜欢站的前排,说什么俺的脑袋能挡住后面3个。俺就仗着个矮踞理力争,还总是先挽住红的胳膊,才保住了前排的岗位。到最后分照片时俺终于如愿分到了最厚的一叠。嘻嘻。

  火车上,保拿出了啤酒,跟石山对着喝。红拿出了茶叶,给她们都泡上了,俺没要,因为俺不爱喝茶(喝了几年减肥茶害俺一见到茶叶就反胃),所以也没带茶杯。不料她们喝着都说好,方晓得这茶叶要100多元一两呢。哟,这便宜怎容错过?,有吃不吃猪某某(不幸这是俺的雅号)。俺问她们谁杯子有得多,却被她们损了一顿。谁见了便宜不想沾点?怎么?一喝到俺肚子里就算白瞎了?切!

  六个人2男4女,正好两个男人睡上铺,两个糖尿病人睡下铺,俺不是男人也不是病人只好睡中铺。睡中铺累呀,爬上爬下一天下来腰酸背疼的,要不是红为俺多带了一双一次性拖鞋,早累趴了。

  俺也生病得了,哎哟哎哟俺生病了。谁说俺是装的?来,不信就摸摸俺脑袋,不是叫你摸大小,摸摸温度!烫不烫?烫不烫?怎么会是装的呢?是装的俺就不姓坦!谁有退烧药?你们为什么不带药呢?连红都只带了消炎药!阿姨喂天呀,你为什么老转啊?阿姨喂地呀,你为什么老晃啊?奥,是火车在开。

  这帮人太不懂得照顾病人。让俺睡下铺和侍侯俺吃药喝水只是身体上的照顾,精神上的呢?俺都难受成这样了还在怪俺不该对准人群打喷嚏。猪某某就一定是猪流感吗?不就是出发前一晚还跳舞到半夜回家累的嘛(他们非要说俺这是饿虚弱了)。

  阿娟你不跳舞可能不理解,可只要想想要不是俺脑袋大不用枕头,火车上哪有两只枕头来垫你那只扁头?所以把下铺让给俺你不吃亏,大不了要打针时下来打呗。

  这火车也是,每当俺要小皮了,就停车关闭厕所了,你说你跟着瞎起啥哄啊?俺出门不带毛巾牙刷不带茶杯不带药就算有点错,总不能说俺不带尿罐也有错吧?瞧把俺给憋的。这,这,这下更糟糕,停下不开了——哈尔滨到了。

  站台比火车更缺德,根本就没厕所。您的意思是再憋3小时,上了到黑河的火车再说?哎哟,俺是3分钟都憋不得啦。这帮家伙真缺德,光告诉俺发热要多喝水,怎么不告诉俺多喝水就会多小皮呢?

  哎哟哎哟,肚子要裂开了,哎哟哎哟,红你得陪着俺,往站台尽头蹭……哎好,这里没人,你掩护一下,俺就地就开闸解决了。谁说这里不是厕所?呵呵,还是叉头司机说的好:没人的地方就是厕所。

  站台上聚集了好多老知青,其中有两位发现俺的狼狈样知道俺病了,就给吃了一粒退烧药,一会儿工夫,感觉好了。真的,俺的病全好了。瞧!俺看得清清楚楚,这里有加许多的帅哥哥呢。怎么才能让他们在众多美女中先看到俺来跟俺搭讪呢?皮当来西,玩个冲天炮呀。

  冲天炮没招来帅哥却把红招来了,差点一脚就踹了过来:“找死啊你?没毛病啦?”“病好了,他们给我吃了药。”“什么药?”“不知道。”“谁给的?”“不知道。”“啥都不知道,猪某某你烧痴呆了啊?”人家是不知道嘛,怎么还气急败坏叫人外号?这么多人多难堪呀?

  红找到了送药人,跟人家又要了几粒,据说这种药如不连续服用不仅影响疗效还可能产生抗药性。到底当过赤脚医生,跟她出来就是划算。

  三。

  黑河火车站前的广场上真热闹,彩旗飞扬,欢迎仪式开始啦。一群献花的小朋友象蝴蝶一般飞了过来,俺张开了迎接的双手,花却送到了红的手中。该死,俺咋没站到队伍里?人家一定当俺是看热闹的呢。

  博物馆的开馆式要明天。俺抓紧去找找以前的黑河小姐妹,弄好了俺可以把宾馆退了。那是红在网上打折订的,一天要给70,够我跳一个月舞的了。不料人家没在黑河。得,这几天就得跟着红蹭饭吃了。她以前是医生,人头数她熟,再认了个小龙做弟弟,这小龙混得好着呢,蹭她绝对没问题。

  晚宴上有两个女知青找不到自己的大部队了,就在我们桌落座,怎么那么巧竟然和红认识,他们又合影又换卡片的聊得开心来。俺对不认识的女人一般不感兴趣,点下头就算招呼过了。后来才知道,那其中一位就是昨晚的送药人。

  他们又损俺,说俺没良心,把送药的好心人都忘记了。谁说俺没良心?不过是光记住了另一位富态的帅哥哥而已。

  去博物馆是坐的游船,一船的老知青一船的红T恤,也辨不出个谁谁谁来。突然眼前一亮:一帅哥捧着照相机正在东照西照。瞧那相机,比石山那只又大出一圈来。

  “喂!喂!给我来一张。”择机搭讪俺可是轻车熟路。

  帅哥够意思,回手就给俺喀嚓了一个。

  “你怎么把照片给我呢?”如果帅哥听得懂……呵呵。

  “我会发到知青网上的。”

  俺郁闷。他们却在捂嘴偷笑。

  船到码头。看见岸上红旗招展中有一横幅,大意是:“欢迎张刚一行第三次回家探亲”张刚是谁?一定是个大老板级的领军人物。俺向石山打听。

  “就是刚才被你叫做喂喂的人呀。”

  啊呀是他?可惜可惜,越加郁闷了。

  午饭被安排在商贸大酒店。这么大个酒店居然象文革时一样要客人自己取菜,取什么菜倒随便。原来这就是常听他们说的什么蜘蛛餐?俺要真是蜘蛛能拿8个盘子倒好喽。

  娟和保他们都吃好离开了,俺也饱了,红却不让走,逼俺把盘子吃干净了再走。太过分了,这么满满一大盘怎么吃得了?这个,这个,还有这些俺连碰都没碰过呢。哦?说什么我出来就总塌上海人的台?俺倒要看看你和石山会不会剩!看了一会,感觉不妙,撒腿俺就开溜了。哈哈,你们装你们的斯文去吧。

  石山下午要上网发点照片,正好去楼上他们房间看看,啊哟,比俺的房间漂亮多了,是小龙替他们订的。哎哟,哎哟,头又晕了,俺得躺一会。你们应该照顾病人的,要能象火车上一样给换个铺位就更好了。

  又是娟和保太太捣乱,直骂俺猪某某不识相。好好,俺不跟你们一般见识,不就是回自己宾馆再休息吗?俺那里好歹也有3颗星了,商贸算个啥呀。

  第3天是回访知青点,总算该俺出点风头了。俺又换了行头——最能体现身材的粉红紧身外套。再拎个手提包。拎包干啥?您肯定猜不着。我呀,一到地方就从包里又拿出一个巴掌大的鲜红小包,往胳臂上一挎,一拧一拧学走起猫步来(他们没见过市面,就污蔑俺走的是猪步)。哈哈,老乡都在一个劲的猛猜:“这位漂亮MM是谁呀?”

  演示了一天,斩获颇丰,乡亲们真热情,回时已经大包小包了。车刚要动,还有人举着一个包追出来:“这是谁的包?”呀!这不是我那只装小包的拎包么?阿姨喂光顾走猪步把自己包都走忘了。谢谢谢谢。

  四。

  集体组织的活动结束了,阿保夫妇和娟分别被接走住到老乡家去了,他们说捎着俺,俺可不傻。您想啊,总不能在人家家里白吃白住吧。不如俺自己换个地方,住到老局长开的旅社去,一天20,划算呢。

  最要紧的是,终于跟他们分开住了,终于可以不用听他们那没完没了的批判会了。俺饭前皮后不洗手要被批判,俺怕冷却不愿多穿点还阻止他们开空调要被批判,就连俺进食时声音有点大也不放过……。

  不过保的新住处还真叫人羡慕,就在江边,每晚看一大群人在夜幕星光中蹦叉叉真叫人脚痒痒。好地方啊好地方!当我告诉黑河知青说俺们上海女人就是吃吃玩玩跳跳舞,花人家男人钱的时候,她们竟然用看外星人的眼光来看俺。呵呵老土。嘘~,让他们听见又要挨批判了。

  再说说俺的手机,因为分开了,手机就不能再雪藏了,不然怎么请俺吃饭?咦?记得以前儿子是教俺这样接打手机的,怎么里面老说不能使用呢?还得去问红。原来是好久没用被停机了,只得再充点钱进去激活,好了,好了,用手机并不难嘛。

  一大帮黑河知青带我们一起逛了大黑河岛——一个中俄贸易城。红他们看了看就出去跟大家嘻嘻哈哈。俺可真要动动钱包了,出门一趟分文未花回去岂不被人笑话?更主要的原因是丽丽陪着俺,人家是国税局长的太太,那些摊主纷纷主动便宜以示孝敬。这便宜放过岂不真的猪某某?

  不一会,俺的耳垂上就挂上了两串晶光闪闪的坠子,一步一晃,估计路人看着也耀眼。娟跑去叫石山快来拍照,俺摆好架势却没见动静。娟透露:“石山说,棒头糖变拨浪鼓了,有啥好拍的?”石山这家伙嘴真损,没有一点审美观。

  红和石山先回沪了,他们要上班的。俺原计划要再待一两周,现在看来没戏,他们飞走了俺蹭谁去?再遭无理批判谁来帮俺?俺也去买车票回了吧!

  小龙为俺准备了火车上几天所有吃的,一直送俺到车上,还直担心哈尔滨转车和到了上海谁来帮俺提行李。真可爱。俺看上去依赖红是不假,其实会帮俺的人有得是,知道魅力这个词么?呵呵,何况俺还有拨浪鼓和冲天炮。

  果然一路顺利,最后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把俺送上叉头。您说俺噱头不错?呵呵过奖过奖。俺还直郁闷呢,怎么不替俺把叉头费先预付了涅?

  呵呵,本故事纯属瞎扯淡,如有雷同,肯定就是碰巧啦。谢谢。

  09.9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