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那些年的那些杂碎小段  

2010-08-25 10:35:22|  分类: 知青讲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年的那些杂碎小段

  一石二鸟

  林场的车队常在山里跑,所以司机都带有枪支,说是防身,实际尽打野物了。司机小贾也不例外。

  一日进山,忽然发现有一对野鸽子正在一山坡上觅食,见了人也不害怕。小贾停住了车,钢枪在握,子弹上膛,依托车盖,屏气凝神……却犯了愁:本人枪法一向以跑偏而闻名,这两个目标虽然不远,却太小,8成还得跑偏。正犹豫呢,发现两只鸽子中间有块小石头煞是醒目,就瞄它了,不管往那边跑偏,总能打住一个。

  于是,前腿弓后腿绷,枪托压紧肩膀,睁一眼闭一眼,3点一线,手指轻扣,“砰!”枪声响过,两只鸽子扑啦啦腾空而起落荒而逃,那块小石头则应声而碎!

  好枪法!

  捉虱子

  环境,令知青对长虱子已经习以为常。每晚,帐篷里,蜡烛下,我们坐在亮前,认认真真捉虱子。

  那小东西专门躲在贴身衣服的线缝处,我每逮住一只就扔在蜡烛头里,听它被烧得啪啪作响,最终变成黒芝麻。有时候还能发现虱子籽,又小又白,一堆堆藏在隐蔽处,我就使劲用两个拇指指甲盖对挤,哔哔啵啵的也好玩。

  捉到虱子时恨得咬牙切齿变着法地置其于死地,捉不到的时候却不是高兴而是失望:“唉,今天一点战绩都没有。”

  洗脸水

  休息日,馋嘴女生们在宿舍里包饺子吃,饺子落肚却舍不得那些饺子汤,便灌入暖瓶留待下顿当水喝。

  适逢凹鬼子去水房子打洗脸水没打着,便端着脸盆到女宿舍来讨热水。

  跟他说没有他不信,强行进入抢过暖瓶就往自己脸盆里倒。一边就地用毛巾擦脸,一边还得理不饶人:“人不可以这样小气的,用点热水算什么?如果你们跟我要我就不会这样小气……”。一帮女生笑得人仰马翻就是不申辩。

  凹鬼子回到男宿舍后大家都很诧异:你小子什么时候变成小白脸了?

  种韭菜

  林场拨了一块地给食堂,就在食堂后面。好让知青们能自己种点啥,自助改善一下。

  星期天,食堂到宿舍里号召知青义务劳动,到地里种韭菜,说这菜长得快,能割几茬。可以炒着吃还可以包饺子。

  好事啊,大家呼啦一下全去了。

  到地里一看,怎么大多是上海知青啊?本地知青呢?也怪不得人家,路近,休息天都回黑河了。好在地都起垄起好了,刨坑撒籽皮当来西。年轻人谁还在乎这点力气啊。

  不久,菜长起来了,打远望去绿油油的一片,大家喜滋滋静待收获。

  突然有人发现这个韭菜叶怎么是空心的?原来我们忙了半天种了一地的大葱,怎么吃啊?那帮本地知青可乐坏了,他们每次回家都可以捎上一大捆新鲜的劳动成果。可以夹在饼里吃,可以蘸着大酱吃,生吃熟吃随便,怎么折腾都不算浪费,老职工的家属更是随时可以来薅几把回去。

  辛苦种葱又不爱吃葱的上海知青真郁闷。

  老食堂

  下乡几年后,林场开始造砖瓦房了,板夹泥的老食堂就理所当然地废弃了。

  我们林场坐落在一个山窝里的平地间,东西长南北短,东头是家属区,中间是场部,西头就是一些车间、仓库和知青宿舍,老食堂就在最西头。再往西就是一大片草甸子和远处的大山了。

  一个冬天的晚上我和薇红不知为什么在老食堂前的篮球场上闹不愉快,怕影响旁边宿舍里的人休息,就钻到老食堂里去了。

  老食堂里空空荡荡,门窗都拆光了,比现在的动迁房就多了个屋顶。没有坐的地方,女朋友在生气,我又不知该怎样拍马屁,于是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傻站着。

  忽听厨房那边好像有窸窸窣窣的声响,不像是人动静,我便硬着头皮壮着胆悄悄走进厨房查看,与餐厅一样,月光下的厨房里也是什么都没有。可是声音还在,我再顺着声音来到后窗往外看,见有一条黑影正在窗下舔冻成冰坨的潲水吃呢。

  “奥哟没什么,是条狗。”我对随后跟进来的薇红说,然后往外走。突然感觉不对劲:“咦?谁家的狗会饿成这样,由东头跑西头来找食吃?不对,我刚才一说话它受到惊吓怎么会往西面山里方向逃走,该不会是只狼吧?”

  “你别,别吓我,我们回,回去吧。”薇红早已经忘记了怄气,逃命肯定比怄气要紧。

  我说我是瞎猜的,再去看看就知道了。哪料再到窗前往外张望不禁后脖子发凉:那物没逃多远就站住了,正回过头来往这边张望呢。看体型与狗无异,可尾巴却是拖着的,尤其那两只眼睛实在是瘆人,绿幽幽的在黑夜中就跟两只小灯泡似的,令人不寒而栗,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后来知道,狼与狗的主要区别不在身形不在眼睛,而在于会不会让你毛骨悚然。

  “真的是只狼!你看见它那两只眼睛了吗?”

  “我哪敢看啊。快回去吧,你捡啥呢。”

  我是在检破灶台上的砖头。显然这只狼很饿了,要让它想起来其实我俩比潲水更好吃就麻烦了。作为男子汉怎么的也该有所表现,在女友面前装出点英雄气概来。

  捡砖头为的是防身或者说是保护女友。退出去到了有灯的地方应该就安全了。

  那天薇红抱得我特别紧,之前之后都不如那一次。呵呵呵呵。

  开拖拉机

  林场有几台东方红履带式拖拉机,马力有54的有75的。经常搭车,怎么开看也看会了。

  它与汽车不同,据说是两边分别由两台发动机分别驱动两边的履带。两根操纵杆就是两边的离合器,因为速度慢自重大,所以没什么惯性,哪边脱离了哪边就慢下了,于是车头就往哪边拐。如果遇到大拐还可以踩刹车,刹车也是一边一个。如果踩死了一边,车就以这边不动的履带为中心原地打转掉头。如能一边前进一边倒退,掉头就更牛了。

  还听说拖拉机下坡有难度,此时操纵杆的方向是反的,因为滑行产生了惯性,离合器此时是越离越快的。

  我也手痒想玩玩,但一直没好意思开口。一天,我搭了一辆拉行李的拖拉机,开到一无人的地方时司机问我:“想玩玩不?”哥们真够意思,你看我还没开口人家就知道我想什么。

  一开始我开得挺好,两根操纵杆一拉一放的挺像回事的。一看我还行,这哥们就给加大了油门。这拖拉机也就这速度,再快也快不过人跑步,我还照开。一会眼前出现了往右一个大拐弯,操纵杆不够用了,就加一脚吧。这下坏了,看着容易,说说也容易,可是力度不是看得会说得明的。我第一脚就踩大了,车头猛地往右一扭就扎进沟了,幸好沟不深也就不到半米。

  下车再看,拖拉机向右斜插在沟里,后边的拖车也已经一个轮子悬空,将栽未栽的样子。幸好哥们紧急弄停了车,不然麻烦就大了。

  看他扭来扭去终于把车倒了上来,出了一口长气。还好拖车没翻,不然纸就包不住火了。

  后来有一次我在建筑工地上看见停着一辆拖拉机司机不在没熄火,就蹿上去开了几圈,虽然还不知刹车的深浅,却一踩就放,不够再来,一踩一踩的倒也管用。

  那哥们从此没再让我摸过他的坐骑。

  做棺材

  山里人死后都住棺材。首先是有地方埋,再者说想烧也没地方烧啊。

  做棺材是我们木匠的事。好像是6寸的盖,4寸的帮,2寸的底,还有裙边,做一个差不多得耗费将近一个立方的木材。除了后堵和底子,那4面都得做成鼓型。很少用铁钉,木料之间都由沟槽和像领结一样的木蝴蝶扣连接,就连钉盖的钉子也是木质的,带胀勾的很奇特,只要用锤“啪啪”一销上,就算诈了尸他也出不来了。

  棺材的尺寸不一定,厚薄大小都不一定,要看死者的身材和家属的要求。

  由于怕偶尔因故来不及做,我们空闲时就预先做几个白坯放在推材料的仓库里,需要时用红漆一刷就架出去了。

  中午休息时,躺在白棺材里面是最惬意的。铺着厚厚的刨花(不知为什么,不到用时师傅就是不让把刨花清出来),枕着前部的斜坡,睡得下午干活都不愿起来,太美了。

  就像人的任何部位在医生眼里都是器官一样,我看棺材就是一件木器,本来就是我们一斧一凿做出来的,一点都不害怕。

  有天晚上我和薇红从家属区吃晚饭后回宿舍,经过木工车间,她突然嗖的一下从左边闪到我右边,好像在躲避什么东西一般。

  “怎么啦?你吓了我一大跳。”

  “你们木匠房后面路边的仓库里总是放着几只棺材,老骇人的。”

  嗨!那是我们用木头做的有啥可怕的?再说只是白坯还没刷油漆,里面还没装人呢。我一边轻描淡写地抚慰她的恐惧,一边下意识往仓库那边望去。

  朦胧的夜色中,那几只棺材只剩了黑影,在路边晃动的野草中时隐时现——真的很吓人。

  从此我再困也不进去休息了。

  下挂面

  有人从上海探亲回来了,带回了大包小包的各式食物,有卷子面,还有香肠咸肉等等。还等什么?抓紧做了吃啊!

  炉子是现成的,谁去打水?干嘛要打水呀,这里不是有一盆水吗?这么干净,管他是谁的,用了再说。

  于是烧水、切香肠、下面,一气呵成。你抢我夺各有所得后,满屋尽带呼噜声,呼噜呼噜吃面条。嗯,香!真香!

  上海知青野鹿推门进来了:“吃什么呢,趁我不在你们偷吃是吧。哎?我脸盆里的水呢?”

  “下面条吃了,”不知是谁搭了茬“锅里还有,你要吃自己捞。”

  “我不吃。”

  “为什么?”

  “不为什么,等会儿告诉你们。”

  这年头还能讲客气?眨眼功夫锅就见底了。

  大伙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嗝问野鹿:“今天吃过啥好吃的了?连上海挂面都不稀罕了?”

  “不是,我,我是说,我是说我脸盆里的是,是我的洗脚水。因为不太脏没舍得倒留着一会洗袜子的。”

  我靠!有吐的吗?没有,谁也没舍得吐。还美呢:“我说怎么这么鲜呢。”

  1008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