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石山那张口此角  

2011-08-12 16:16: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山那张口此角
口此角?石山笑了:呵呵,俺那吃饭家伙而已。啊?玩拆字游戏啊?
不过石山的那张大臭嘴这辈子确实给石山惹祸不少,恼起来还真有拆掉它的心呢。
早在当知青那会,就因为不看三色咋想咋说而被一个好兄弟在关键时刻玩“告密”,惹怒了领导,受到了无情的惩罚,好在最后还是回城了。之后就是,努力工作,钻业务,读夜大,还竟然被调到公司管理职校,升了副科长。
归隐已久的大嘴又不甘寂寞了。从批评公司每天早上的班前学习内容空洞是走形式浪费时间、人浮于事、各种文件行文套话水分太多开始,吧唧吧唧又没遮没拦犯贱啦。终于有一天在课堂上牵涉到有关敏感话题又被学员“告密”了。虽然最后在党委领导的审查下认定原则上并没说错,但还是因为受到惊吓而又闭嘴了——石山的父亲就是一个在文革中丢了性命的政治干部——心有余悸啊。
总结了一下,石山竟得出了一个荒谬的结论:当年在东北林场是因为有自己即将升任副场长的传言所以招来小人嫉恨,今天当然也是因为当了这个断命的副科长而遭人暗算。却没有从主观上认真查找原因。于是,这张嘴并没有得到深刻反省,为今后留下了祸根。
打了报告,石山整整努力了大半年,才辞去了任命,逃回了自己原来工作的基层商店——本市最大的家电维修中心,当回一名普通的家电维修技师,一头扎进了技术。无官一身轻,石山又可以大声说笑,肆无忌惮地满嘴跑火车了。
一个女人,一个本来与石山毫无关系只与店经理有说不清关系的女人,居然为了讨好店经理而瞎吹风,提醒他注意自己的位子,因为石山是店里唯一的大学生,又从公司下来,既然不是犯错误,就有可能别有意图——很有可能将来会当经理而将他取而代之。
经理也TMD真是小肚鸡肠,果然处处为难石山,不让他去接触技术性较强的电视机,而是去搞他从来没接触过的收录机。理由竟然是收录机一摊缺个领军人物,需要他挑大梁。石山不傻,但他还是感激经理毕竟还是接纳了他,于是没动用那张好事的嘴,又一头扎进研究收录机里去了。
也可能经理的眼光是对的,自从石山调入收录机一块后,反而腾出了好几个人手支援到日益扩张的彩电队伍中去了,而石山希望搞彩电的愿望总是栽倒在店经理的“这里更需要你”这个理由面前。
世上又出了个叫做录像机的家电新品,谁都没有维修经验,也没有专门的维修队伍,只是轮流去日立公司学习培训了十多天。之后凡生意来了就大家轮着修,经理又出声了,录像机归彩电修,收录机不能修。“我靠,这不明摆着冲我来的吗?我们拿的可是提成工资啊。”石山终于又爆发了。
大嘴喷着臭唾沫星对着经理大声嚷嚷:“为什么不让我们修录像机?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修不好?”经理辩道:“因为录像机有亮度色度信号处理,比较接近彩电。”大嘴不依不饶:“彩电里有磁信号处理吗?你不知道录像机的故障80%是出在走带的机械部分?按你的道理,这恰恰是与收录机最接近的。再说,店里新增的健伍音响特约维修部为什么调过去的人都是原来修彩电的,而不是我们这些本来就在修音响的?我们是小娘养的就该专门啃你们的剩骨头?今天除非你把我们的指标降下来,不然,恕难从命!”
第二天开始,在录像机面前,大家都平等了。大嘴为大伙办了好事,石山却更被经理排斥了。可是口此角却不知好歹地“乘胜追击”起来,连续向经理指出管理上的不足,还一本正经提建议。石山信奉“脚正不怕鞋子歪”,却不知有种人是“脚歪害怕鞋子正”的。
体制改革后,店里发生了大变动,换了老板。在新公司的调整下,石山当了店经理,却不知感激反而依然大嘴开大炮,把徐总气得哭笑不得,恨得暗暗咬牙。
徐总要安排自己乡下的几个亲戚进修理部,“一窍不通来干啥?”被石山拒绝了。于是好容易联系来的夏普白色家电特约维修业务也被徐总枪毙了;石山当面求证徐总有没有在背后讲自己坏话弄得徐总下不来台,于是新开发的电脑维修项目也被否定了。石山郁闷:“我是不是法人代表?怎么啥都做不了主涅?”
每年7.1要搞党员测评,大家评来评去互说好话。石山忍不住开炮了:“要评就放到群众中去评,开会不行就领导下去单独征求意见!要玩就玩真格的。”不料却被集团公司当做典范全面推广了,当然创意算是公司支部的。
公司支部被评为先进支部,需要报一名优秀党员。这个名额该谁呢?那不仅是荣誉,还有一笔可观的奖金呐。支书,徐总还有副总3人正在互相谦让,石山又开炮了:“你们当领导的平时各种待遇已经不少了,我提议把这个光荣称号授给在第一线仓库里带领大伙没日没夜干重体力的小王。公司旗下这么多门店销售的彩电冰箱有哪一件没经过他们的手?”提议被举手通过了,大伙真给面子。
在令石山印象最深刻的那次民主评议上,石山炮轰了集团公司的一位领导。
事情是这样的:修理部为解决职工居住困难用店里多年的盈余买了一套21厅的商品房,本来计划将置换下来的11厅再解决一户,然后将又置换出来的一个亭子间再增配一户,共可以解决3家困难户。
可是当那11厅的“四联单”送到集团公司去走程序时竟然被一名党委成员截走了,石山大怒,理论无果后一度指使职工不要迁出,但是抗不过法律,因为产证上已经明明白白写上了人家的名字。你上哪说理去?
在民主评议会上,应对石山的炮轰,支部当即拍板:“记下来,向集团公司通报!”石山心潮澎湃,突然感到正义尚存,哪里意识得到这是趁机将讨厌的“刺头”上交啊。
集团公司的一把手约石山过去谈话了。为了把握好这个难得的机会,石山精心做好了充分准备,要一吐为快。
书记寒暄了几句开问道:“据了解你在以前的公司搞过职工教育?”
“是的,还受到过市领导的接见呢。”石山这时的显摆明显有提高自己说话分量的意图。
“哦,既然有经验有成绩,那为什么当初重组时你推辞了没到集团公司的职校来?”
“我知道自己不是这块料,因为我的毛病是嘴巴缺个把门的,就因为这个我不合适当干部。”
“这就对了……”此处略去无数个字,因为接下来他就一直没停过,石山只有聆听教诲的份。
教诲大概持续了近一小时,情节内容大都从另一个耳朵里跑掉了,只记得几句:“……什么叫与时俱进?就是要想得通,要看得懂……85年我还在食品店里搬蛋糕盒子,现在你看我成了集团公司党委书记……想得通和看得懂少了哪样都不行……”石山准备的一肚子话一句都没机会说,方明白:今天领导不是来听自己说话的,而是让自己来听领导说话的。
心猿意马百般无聊后,终于结束了。领导在握别时客气了一句:“以后有思想可以直接找我谈。”
石山答非所问:“刚才……您刚才好像说,85年在干什么?”
“哦,那时候我还在基层做营业员呢。”
85年,我在当科长。”石山头都没回,走了。只为这嘴,不能白带来!
回到单位第一件事就是打报告,经理不干了。石山又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修理师傅。
修理部由一个完全的外行在管理,自恃是徐总的亲信,整天吆五喝六像个小丑一样。几年后,石山下岗了,徐总说要挽留他,请他挪步到公司工作。石山“深明大义”地笑了笑,又咧开了那张大臭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去投八路。”
1108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