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回声21 活着的金训华  

2013-12-31 17:55:46|  分类: 新编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一。活着的金训华

暴雨就像瓢泼一般,泼呀泼的,连续泼了一周基本没怎么歇过,从屋檐下的窗户里望出去就跟那花果山的水帘洞似的。知青宿舍靠门边的墙上天天挂满了雨衣。因为是林场统一发的劳动保护,所以雨衣们件件长得一模一样,为了避免“拿错”,主人都在雨衣的后背部用各色油漆大大地写着自己的名字。这倒好,在雨中认人倒是方便了。

墙和地是湿漉漉的,被褥是黏乎乎的,随手抓一把空气都能滴滴答答捏出水来。

终于,在星期日休息天,雨也休息了,太阳迫不及待地扒开云层拱出了灿烂的笑脸,似乎在跟人们打招呼:“不好意思,抱歉,抱歉。”电话线上,一排小鸟叽叽喳喳地夸赞着好天气,半展翅膀晾起久湿了的羽毛来。男女宿舍全体大忙,又是洗又是晒,谁也不敢怠慢这久违了的太阳。

除了平角裤(裤头)和臭袜子,石继尧自己从来不洗衣被,因为他脸皮超厚,不管看见哪个女生在洗衣服他都好意思去求人家帮忙捎带一下,基本未遭到过拒绝。用他的话讲就是:“天下无难事,只怕老面皮。”实践证明此乃颠扑不破之真理。当然,有女生求他给打个小凳抠块搓板什么的他也从不拒绝。

此时他正侧身坐在一辆自行车的横杆上,这车是他刚从钱思亮家借来的。骑车的是王和平,他今天要指导继尧练车。因为他没答出石继尧给他出的那道关于女车把式的智力题,而且题目不是出自《十万个为什么》,故不得不承认继尧的智商确有长进而不得不兑现自己教他练上车的承诺。

路不好,继尧被颠得屁股蛋子生疼,疼得有好几个屁都没成功放出,放出的也是被颠碎了的。猛悟:原来人们常说的屁颠屁颠就这味啊,太不好受了。他本来是要跨坐在车后的书包架上,哪知号称万能的王和平也不过只会这样带人,没办法只得屈尊坐之。已经是臀痛难熬了,王和平还不断地调教他:你是搭车的就别抓龙头,你这样捣乱叫我怎么掌控方向啊。可是不抓龙头抓哪呢?坐在这么个刀刃上不抓着点坐不住呀,这个难啊。他十分担心:原先两瓣的屁股不知今天会不会被切成四瓣了。

继尧本来就会骑车,只是不会带人和上下车,今天有空便请王和平在操场上帮他学上车,却屡试屡败就是上不去。王和平看他笨便在一边指点道,要不你先练下车再练上车,我以前就是这样练的。继尧领会,便在骑行中悄悄俯身骗下右腿来,但没落地,只是借着惯性摇摇晃晃地继续往前溜,在惯性的强弩之末时突然又抬腿迅速跨上继续骑行。就这样晃晃悠悠反复练习了几次,再从地面上左脚上蹬慢慢学溜车,溜稳了就骗右腿快速上车。哎,成了,哈哈,我会上车啦。他兴奋地叫了起来:“棍子,棍子你看,我学会上车啦!哈哈哈哈。向前向前向前……。”

王和平不爽了,还不是我这个教练指导得好?可是你小子再高兴也别棍子棍子的乱叫呀,你瞧操场边有那么多女生在洗晾衣服,多难听。我叫你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你不爱听,那你这样当众大叫我也不爱听。想罢便又继续指导起来:“好,孺子可教也,不错不错,智商又有提高。等你完全学会了上车如果还能保持一跤都不跌,你就比我强,因为我以前学车时就跌过。再教你一招:趁你现在左边上车还未成定式,赶紧再练右边上车,以后骑车你两边都能随便上就台型扎足(牛逼)了。我有事先走了,你自己就这样慢慢练。”说完就转身离开了。不一会,身后果然传来自行车的摔倒声。

石继尧躺在地上,自行车压在身上,前轮还在滴溜溜地转得欢。这下摔得真不轻,只觉得脑袋里嗡嗡的,一下子竟爬不起来了。稀里糊涂只感到棍子帮他支好了车子并伸手拉他。

“册那都怪你,出的索马里个馊主意,害我屁股都摔两瓣了。”继尧趁机夸张地哎哟哎哟起来。

“难道你的钢屁股原本不是两瓣的?”一听嗓音不对,继尧这才认出扶他起来的不是棍子而是陶江武。小陶好奇地问:“你吃错药啦?干嘛从右边上车?怎么没把你的屁股摔成八瓣呢?”

“都是棍子出的主意,他说……。”

“册那你是戆大呀?他叫你吃屎你吃不吃?”

“不吃。”继尧坚定地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江武你要去哪?”

陶江武也未加入洗衣大军,而是背起一个挎包匆匆要往河边去,他要去看看一周前下在小清河里的挂子,这么大的雨水,明知是凶多吉少也总得去看看才死心。继尧反正没事,便把自行车推到女生宿舍还给了杨翠花后,搭伴跟着小陶同去了。

来到石柳河边两人吃了一惊,大木桥几乎已经看不见桥洞,河水涨得快漫过桥面了,那浑浊的黄水像一块巨大宽阔的大桌布一样平稳地,急速地向下游滑去。两人壮着胆踮起脚尖快速通过木桥,大桥在脚下呻吟颤抖,他们感到了万马奔腾的震撼。

刚到小清河的一个河湾边,陶江武便连连叫苦不迭。原来他找不到岸边那棵绑挂子的小柳树了,原先长树的地方已经被水冲塌,河湾更弯了。小清河水一改往日之潺潺斯文而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般在曲曲弯弯的河道中横冲直撞,打着骇人的旋,发出可怕的轰响。

敢不敢下水去摸摸看挂子还在不在?陶江武不敢,石继尧也不敢。是怕激流,也是怕万一被烂渔网缠上就死定了。只得悻悻然往回撤。

过了桥,回头望望心有不甘:这么大的水难得一见,何不下去游个痛快过过瘾呢?小清河弯多水急不敢下倒也罢了,这石柳河虽然水面陡宽,可是水流却是波澜不惊极稳的。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又较上劲要逞英雄了:“敢不敢下?”“册那你敢我就敢!”于是甩掉了外衣裤和鞋袜再往上游走了几百米,“噗通”“噗通”跳下了河。

突然发现自己的游泳技术竟然如此高超——刚刚手一划脚一蹬就一下窜出老远去,浪里白条张顺或许也不过如此。他们第一次体验到了令人爽到极致的推背感,但谁也不敢远离岸边,因为他们知道靠边处水浅,身体下方不时轻轻划过肚皮的杂草提醒他们,这里就是平时的河岸,只消往旁边靠过去一伸手随便抓住点树啊草啊什么的就能爬上岸,再不济,到了几乎紧贴河面的大木桥也能抓住木桥不至被冲到桥东那边石砬子山的悬崖下,那里漩涡可多。哟,那如果万一滑脱手没抓住而从桥底下冲过去了呢?哦,抱歉,当时这俩莽撞英雄根本没想过什么万一,直到几十年后在一起喝老酒聊起往事时才想起了后怕。

来回折腾了N回后,石继尧累了,上岸后蹲在桥边大喘气,等待着非要赢他一圈的陶江武尽兴上岸便好回家。突然,大英雄陶江武在急流中举手喊了起来:“钢炮快点拉我一把,我的脚被烂树枝缠上了。”继尧赶紧踏入水中,后背靠紧木桥,弯腰伸手抓住正被快速冲过来的陶江武,死命将其拽上岸来。

一棵小树,一棵被大水冲下山来的一人多高的小樟子松,繁茂的嫩枝正好缠住了江武的双腿,挂出条条血痕。继尧帮他一起七手八脚扯开后刚要把那差点害死人的小树踢回水里,被陶江武叫住了:“别扔,多带劲的树苗,缠上我就算跟我有缘,把它种到宿舍旁边去。”好主意!不过一棵太少,一样要种就索性再多捞几棵。两个本已筋疲力尽的傻小子又来劲了。

石柳河林场的辖地内不产樟子松,山上长的樟子松都是人工林,所以这棵树苗说不定就是他们谁在几年前亲手栽下的呢,那时它们才齐腰高。这可恶的暴雨。

河里不时有小树漂下来,大大小小什么树种都有,他俩找来根长树枝,专挑那靠边一点的樟子松,一人趴在桥上将小树往岸边拨,一人抓住后往岸上拖,不一会便捞了一大堆。看一看,树苗们被大雨冲刷得原形毕露一尘不染,树身与树根被大水浸泡得精神抖擞张牙舞爪。数一数,正好十三株。两人抚掌笑曰:阿拉两个真是蛮十三的。

回声21 民兵囧事 - 1313先生 -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一趟趟往回拖的时候,杜书琦闻讯也加入了。

林场人别的不敢说,栽树这活可个个是行家。哥仨把13棵一人多高的小樟子松整整齐齐地栽在了宿舍边的大路旁,顺口将其命名为“知青树”。按说这种大中型苗木如果是从苗圃起出来的,都要先在原先的向阳处用朱漆做上记号,可是现在只能碰运气瞎栽了,反正本来季节就不对,能活一株是一株。之后就一直精心伺候。上天慈悲,十三株幼树不负众望居然棵棵争气,最终长成了一排令人心醉的大松树,此乃后话不提。

大水退去了。县里来了个什么报社的记者,说要采集抗洪救灾的英雄事迹。可是林场没受灾哪来的什么救灾英雄?倒是石柳河下游几个低洼地带的村落估计损毁不小,咋不去那里看看呢?

政工股葛股长可不那么说,他说咱林场就是出了个英雄人物,而且是一个活着的金训华。记者闻言喜出望外,向他做了一番细致的采访后,再到宿舍给陶江武和那排知青树拍了照,如获至宝般回去交差了。不久,《战地回声》全文转载了县报登出的一篇专题报道,一时传为佳话。

不过报道出来的英雄事迹大致是这样的:石柳河林场有位叫做陶江武的上海知青,看见洪水里有许多冲下来的小树,脑海中浮现出知青英雄金训华的高大形象,英雄的事迹和榜样的力量激励着小陶奋不顾身跃入急流,与洪水展开英勇搏斗,救起了国家财产小松树整整一十三棵……。当然,石继尧和杜书琦也有被提到,不过仅是 “施以援手的另两名知青”,以无名英雄的形式而一笔带过。

心心念念要当大英雄的陶江武的英雄情结竟是这样得到了认可和满足,显然,葛主任偏袒彪悍冲动的陶江武,有心栽培他。而不喜欢那两位曾经不识抬举胆敢跟他玩躲猫猫的小滑头。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