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回声 5 新宿舍、新伙伴  

2013-04-18 11:13:05|  分类: 新编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新宿舍、新伙伴

新宿舍真好,又宽敞又明亮,双层的门套,双层的窗,两边的窗台下是一长溜的木板通铺,不仅床铺底下可以放行李,在窗框上沿处还有一长溜搁板,就像长途车的行李架一样,摆放知青这点行李家当是绰绰有余。大量3个月来还没好好打开过的行李箱总算得以重见天日了。

屋子的中间是一面红砖砌的火墙充当着两边通铺的三八线,贴着火墙两面都有长条桌,给知青放暖瓶脸盆等,火墙的功能就好比一个立式的巨大暖气片,它的一头是烟囱,一头是个灶台,灶台里的滚滚热烟必须在火墙内那九曲十八弯的烟道中转得晕头转向留下了所有热量后才得以从烟囱脱身而逃。

石继尧的床铺如愿夹在邹明与杜书琦之间。一般讲,如果一个有准备的人要在混乱中刻意谋求点啥,往往得逞率会提高许多,在义兄的指点下,潜伏计划的第一步得逞了。其实,就石继尧内心讲,这两个邻铺他本来就都喜欢,邹明是发小就不用说了,文质彬彬的杜书琦是到林场以后新交的朋友,出自书香门第,不仅什么都知道仿佛有一肚子的学问,还是个性格好,乐于助人的热心肠,石继尧跟他俩都讲得来。

与他对面床铺的雷士仁实在不好意思称他为知青——这位呀,他不识字是个睁眼瞎。这些上海青年里岁数就数他最大,跟大家同一届是因为留了几次级。要不是文革废除了留级制度,要不是砸烂了“把工农兵子女排斥在校园门外”的资产阶级教育体系,这家伙无论如何也进不了中学,更不可能随大流混迹到知识青年队伍中来。这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典型,既愣头愣脑又傻傻乎乎的故得一雅号“戆大”,也是众望所归。

上海话的“戆大”发音,被本地人一学就成了“港督”,呵呵,官还不小呢。

戆大把床铺刚一理好就忙不迭地招呼石继尧:“钢炮现在有没有空?能帮我一个忙吗?”

慢着,怎么石继尧有个绰号叫钢炮?不好意思,补充交代一下:石继尧自从来到东北就不知怎么回事尾气特别多,一定是水土不服肠胃对本地食物的不适应造成的。屁多也就罢了,他还故意嘣得震天价响。休息如此,干活如此,就连开会也是如此,越有人笑就越来劲,还不时即兴配上各种动作:或打枪或抬脚的,叫人又好气又好笑。

至于钢炮这个绰号的来处,那是拜一位人称“屁王”的林场勤杂工老齐头所赐。

老齐头也爱剃大光头,与穆师傅合称林场“绝顶双雄”。不同的是,穆师傅做事规矩死板,大概是习惯了木匠讲究的横平竖直,他总是在拿主意前先抚上一阵光头,而老活宝老齐头的光头却是用来拍的,他五短身材,是江湖上屁界的传奇人物,他那独树一帜的屁功堪称一绝,绝就绝在他会运屁,光运屁方式就有龟式、逆式、顿式等三大式九小式,可根据放屁所需的响度、力度、迫切度和需要量等酌情运作,甚至还能调整运气线路和储气部位来控制气味的烈度,此类特异功能闻所未闻。故号称方圆百里无敌手。

平时,无论是林间地头还是屋前巷尾,只要他高兴,就会应邀表演这运屁的绝活。但见他两条胳膊交叉抱在胸前,双腿半蹲宽度齐肩,扭腰转胯脚尖向前,小腹一鼓一吸的,嘴里还 “左三圈,有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早睡早起,大家来练屁功……”地念念有词,不知是在调动哪路神仙。不多会儿屁运得了,猛听他大喝一声:“要几个?”观众赶紧捏紧鼻子在一到九中任选一个数,老头就开始拍他的大光头,果然拍一下,屁就咣一下地应声而至。偶尔也有短斤缺两的,但多给时也有。

还有更邪乎的呢,据传说老头年轻时有次睡前不想用嘴吹灯了,便脱了裤子瞄准油灯撅腚就是一屁,万万没想到的是,人的尾气竟然属于易燃气体,只听“蓬”的一声掀起一股火浪来,吹灯变成了点火,差点没把他的屁股燎成了孙悟空。不过也就是因为此次意外事故吓得他一抽抽缩回半个屁去,才无意中练就盖世无双的运屁神功。呵呵,如果那年头就有什么达人秀,老头绝对可以前去献技一博,没准真能捧个屁王杯回来。

回声 5  新宿舍、新伙伴 - 1313先生 -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那一日在路上迎面碰见石继尧,老齐头拦住他调戏道:“大嘴小子,听他们说你也屁功了得,有能耐就立马整一个给俺听听,俺倒不信还天外有天了。”你说怎么那么寸,赶巧石继尧正感到腹中叽叽咕咕的有股废气左冲右突要闹事,便悄悄屏住呼吸攒足劲踩着他话音的最后一拍往下猛一给力,只听身后“不~!”的一声巨响,那声那力,撕衣裂裤般喷薄而出,把个屁王惊了一大趔趄:“哟嗬,这小子的屁够劲嗨!哎哟妈呀就跟那小钢炮似的,说响就响吓死人咧,罢了罢了,老朽逃命去也”。言罢掉头就一路快步落荒而去。

石继尧不免好笑,暗暗庆幸天助我也,却突然啊呀一声大惊失色:原来对方的功力实在是太高深莫测了——这个老滑头看似在逃,实际是一步一“不!”,步“不”为营,而且伴奏音量均匀柔和,节奏与力度竟然收放自如拿捏得如此恰到好处。方大悟:人家那屁王尊号可不是白给的。

从此,石继尧潜心研究,终于也练得了一门绝技——与电台同步报时。此乃题外话。

之后老齐头就到处扯淡说自己可算找到接班人了,还“长江后浪推前浪,一屁更比一屁响”什么的乱夸一气。能得到名家的举荐赞赏,钢炮这外号自然也就迅速传开声名鹊起了。而且他本人并不介意,还有呼必应呢。

石继尧知道雷士仁这时候叫他干啥,应一声便拿了钢笔和信纸过去了。“信纸我这有。”这戆大还知道不好意思呢。石继尧把他递过来的信纸扔了回去:“只戆大不是跟你说过叫你揩屁股用掉算了吗?册那都捏得皱皱巴巴了叫人家怎么写字啊?就用我的好了。”

原来,雷士仁的家信大都由石继尧帮他写,来信也是他帮着读。不是别人不肯帮忙,只是谁也不如这位爽快,跟他的屁一样唤之即来。当然他对石继尧也最好,到食堂偷到点好吃的就先跟他分享。需要跑个腿打个洗脚水什么的只消一声吩咐,如果谁要胆敢跟石继尧斗个嘴那就更不得了了,不管是不是开玩笑,他肯定立即张牙舞爪跳出来干预,如同忠心护主一般。大家看他是个戆人也懒得跟他计较,石继尧当然也心安理得落得受用。

紧挨着雷士仁睡的那个瘦得干巴巴的是个凹脸,这是个非常有趣非常好脾气的家伙,就是我们先前已经通过他喊的半截子口号认识了的那位。刚来时为了他的名字杜书琦与石继尧还有过一番争论呢:“据我晓得他姓吴。”“不对,我问过他的,他自己都说‘我姓王’,不会有错的。”结果还是戆大发现凹脸床下的痰盂罐上有几个红漆写的字,不知是不是名字,便转过来请他们鉴定,这才证实凹脸名叫吴兴旺,不是什么我姓王。

面部一马平川也就算了,那只袖珍得不能再袖珍的塌鼻子又特别小巧玲珑,要不是还看得清两只勉强能插进筷子的小洞洞几乎就可以忽略不计了,所以无论是谁,看到他的第一眼准会觉得那张脸是凹的。平脸见过,但向里凹的却实属稀罕,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是不是小时候被人不小心踩到过,由于小洞洞正处低洼底部,总有一点湿漉漉的渍迹,更彰显出凹地之含蓄。故同伴们送一昵称“凹鬼子”,因本地人不常用“凹”字,偶尔也有叫他“洼鬼子”的,至于场子里那些任性的孩童们就干脆叫他“二鬼子”了,他们会排着队跟在他后头唱儿歌:“二鬼子赶着二马车,来到二道沟找他二大爷……”。呵呵没事,凹鬼子不生气。

大概是本该长在外部的共鸣器大部分被长到了内部,致使通道不畅略有迂回,凹鬼子说起话来显得有点瓮声瓮气的。也幸好他不戴眼镜,不然往哪儿搁呢?

戆大与凹鬼子是宿舍里的一对活宝,被林场的知青合称为“港澳(戆凹)同胞”。

好了,就此打住暂停介绍了,猛一下子介绍得太多,要乱的。在后文逐渐铺开的故事中,人物自然会慢慢丰富起来的。啊?您在关心另一位主角王和平睡哪儿?哦抱歉,他占据了最最里头到底靠墙的铺尾,因为靠墙可以多挂东西,相当于地盘大了,划算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他不喜欢有人经过他的床铺。当然,这个所谓地盘仅仅是放东西和睡觉时的领地,平时都是乱滚的。只要铺盖往上一卷一掀,通铺底下就是铺着炕席的木板,知青们喝酒、打扑克以及打闹,都在这上。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