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回声 10 易妍如愿  

2013-05-29 12:10:29|  分类: 新编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 易妍如愿      

熄灯时间到。发电机停止了轰鸣,林场瞬时静了下来,也黑了下来。在星光下的雪地里伸出手来,一,二,三,四,五。五根手指数得清清楚楚。

从林场办公室里晃晃悠悠出来一个提着马灯的身影,一声响亮的“不!”后,嘎吱嘎吱地踩着积雪离开了,正是打更值夜班负责维持屋内炉火的勤杂工屁王老齐头。

为了在寒冷的零下仍能保持室内温度,办公室屋里的火炉24小时不断火,但晚上只须添足柴禾后将进风口遮挡起来,炉内保持闷燃不灭就行。而宿舍则正好相反,晚上才须要烧得旺旺的。这就是老齐头的工作。

眼看老齐头的身影与那一盏幽亮渐行渐远,又有两条敏捷的身影蹑手蹑脚先后潜入办公室,待钥匙轻轻响过,又一同闪入了政工股。

打开火炉的进风口,再用炉钩子捅咕了几下,那老齐头刚添入的柴禾本就风干得透透的,再被新风这么一鼓,炉火这么一燎,顿时呼呼拉拉放肆地燃烧了起来,迸发出噼噼啪啪的爆响声,急吼吼的仿佛有使不完的劲一般。旺旺的炉火透过炉盖的缝隙映出了两个人影在墙上……,哦,好像是一个人影……,哦不,确实是两个人影,是两个人影合并成了一个人影。他们是谁?躲在里面干啥?嘘?——看官你懂的。俺先去打酱油了,待人家办完事了咱再回来继续扯。

炉里,干柴在熊熊烈火中燃烧、爆裂——“呼呼呼——,叭、叭”。

……黑暗中,易妍幸福地躺在王和平的怀里,她的脸被火光一闪一闪地映得通红,待心平气和后便莺声燕语言归正传:“上山那事问得怎么样了?”

原来,进入了冬天就是进入了采伐季节,林场的主力将移师驻扎到山上林子里的作业点干活大约半年时间,那是一个大营地,木匠啊,食堂啊,机务队啊,都有大量人手调往山上,只因卓幼红分身无术,所以山上还得临时物色一名食堂管理员。上次没当上管理员的易妍便退而求其次又瞄上了这个临时岗位,她已经请幼红推荐自己,而且这次还多了一个贴心贴肉的帅哥小内线可以帮她说话,胜算应该说还是有的。

王和平告诉她,已经跟葛主任提过了,他对易妍的印象也很好,答应在班子会议上推荐她做山上食堂的临时管理员。但他只知道是易妍害怕了跟马车,在托人走门路,却不知那两人已经如胶似漆粘到一块了。

“唉,我都不敢高兴了,要等到宣布了才算。”

“放心,有我呢,这次不行就等下次,一定有机会让你到室内上班的。我也舍不得你风里来雨里去的呀。像这样跟马车不仅是脏,还危险,那次可把我担心坏了……”他重重吻了她一口,却只谨慎地发出轻轻的一声。

经他一提起,她又想起一事:“说起夏天那次出事,要不是钢炮玩命截停马车我都不知会怎么样了呢,怎么后来功劳就归了别人?他自己也许不方便说马车其实是他截住的,但你这搞宣传的明明知道真相为啥不帮你的兄弟说句公道话呢?”

“看来,你还不了解你的这位同班同学啊。有些人是不能只看表面的。第一,就钢炮这种成份,在学校都入不上红卫兵,这就注定了他要抓紧机会表现自己,显示自己的积极和与众不同,至少可以捞个不被忽视。第二,他很聪明,既要努力表现又不跟别人计较争功,高兴就一笑了之,不高兴就咽到肚里。你看,当初他跟邹明一起做牌子出尽风头,结果呢?邹明被派去林校学习了,风光了。而他呢?从这么舒适的食堂被调去木工做苦力却还要装作兴高采烈挺开心。你不觉得有点怪?呵呵,这就叫聪明人,他的所谓不计较何尝不是又一种更精妙的表现?这就叫做‘任劳任怨’。你说人家自己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干嘛还要我来多嘴帮他加分?难道你不介意他爬得比我快?这次事故唯一的见证人是你,你怎么也没说,是不是跟我想法一样?干嘛这样看我?这样,我再讲个事给你听……。”

就在这年春天,林场开展了大规模的植树造林大会战,眼看适种季节将过,离完成指标却尚有距离,于是,场里就以何选和石继尧的两个组为核心,在后勤人员中抽了一些人组成两支青年突击队上山增援。按当时实行的计件工资算,一天干下来,挣个五六块钱是没问题的。那何选摩拳擦掌求功心切,公然倡议要在两队间搞什么劳动竞赛。石继尧二话没说,抄家伙应战就是了。

“这事我有耳闻,大喇叭都广播了。”易妍知道这事,“后来他们不仅超额完成了任务,用光了苗圃所有的适龄苗木,还说为绿化祖国献青春啊、为百年大计不图报酬啊什么什么的,高调宣布放弃计件工资。大家都说何选爱表现就像他妈。还都笑他们戆呢。”

唉!易妍不知道不足为奇,因为局外人都不知道这是何选擅自以全体的名义代表两支突击队向场领导表的态。因为他在竞赛中输了,两个队长都在木工,等到发工资那天,当初高调挑战的何选将如何面对这份有落差的收入。现在他这一招不仅保全了面子,还不大不小捞根稻草。之所以敢无所顾忌,就因为清楚石继尧不仅不会跟自己计较,而且组内的怨言他还会替师兄扛起来。

“啊?是这样啊!钢炮真的也爱出风头?不过还是挺讲义气的呢。”

“义气有啥用?它与智商成反比,义气只能为智商所用。”

易妍眨了一会大眼睛,联系到了自己:“按你的意思就是说,如果那天我不在马车上,或者马车上的人不是我,钢炮同样会像何选一样为了表演而去拉住惊马对吗?”

“你说呢?”王和平开导完了,又不置可否起来。像是留给对方一道思考题。

“唉,如果拉住马车的不是他而是你该有多好。”易妍喃喃道。

“真要是我,我才不在楞缝里拉呢,要拉就在办公室门前拉。不就是拉根缰绳么?多容易的事。”

“啊?你也为了要充分表现宁愿让我承受更多危险?”易妍撅起了小嘴,撒娇般盯住王和平。

“这不是,我,我这不是得从办公室里跑出去么?你想哪去啦?难道你也希望我的功劳被别人抢了去?……”

四片嘴唇又粘上了。重重的喘息声替代了吃吃的窃笑声,墙上的人影重又粘成了一个团。

回声 10  易妍如愿 - 1313先生 -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先有卓幼红的推荐,后有葛主任的力挺,易妍真的被指定为山上食堂的管理员了。虽然只是采伐阶段的临时指派,但易妍还是心花怒放。第一,她想这个位子已经不是三两天了。第二,可以不用男女同工同酬地干体力活了。第三,这个第三最重要,咱先看看旁边有人没?没有对吧。咱小点声:就是半年后食堂撤退时必定会有一个大家退还临时饭菜票的程序,届时一定有人因为某些比如损毁啊、遗失遗忘啊、或者不在啊等原因没退成而作废了,而易妍这边却是将退款准备金足额提取的,也就是说,他们作废掉多少,易妍就赚多少,山上有一两百号人,半年下来白赚他一个月工资不会难,况且其中还包含市面上最紧缺的粮票呢。

还有一点不知能不能算第四点,暂时还说不太好,那就假如。我们说是假如,假如,易妍把山上的食堂搞得比山下的更好,也许就又是个机会。

易妍的母亲在单位里就是大食堂的老管理员,不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多吃多占很方便,单每次将那些纸质饭菜票以破损或者卫生为由宣布作废以新版换旧版的时侯,都能不大不小赚上一笔。我们但凡吃过食堂的人大概都曾经有过遗失、灭损饭菜票这样的经历,甚至还能偶尔从哪个角落里发掘出老早以前文物级别的饭菜票,呵呵,这就是你为食堂管理员所作的捐献。

联想起那个年代里有那么多各式票证,票证上多印有“过期作废”字样,不知又便宜了谁。

耳濡目染,这个真理易妍早就烂熟于胸,这下可算有用武之地了。不过,她一直没提醒过好姐妹卓幼红。为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也许冥冥中觉得这是老天故意留给她的一个伏笔。

木匠、炊事班等先谴队先上山,等搭好了帐篷支好了锅,大部队才会浩浩荡荡开上山。

易妍也是先遣队的,将柴米油盐都准备好,再将划拉来的一个摇摇晃晃的旧课桌让木匠加了两个抽屉挂上小锁权当办公桌。

除此之外,易妍还兼上了临时售货员,她从山下的小卖部调上一批烟酒糖果、点心罐头、冻梨冻柿子等等,还真把人们的饮食生活调理得热热闹闹的。不说别的,单从灵活劲来说,空有满腔热情却死板一块的卓幼红比她可差远了。

林场向来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山里的伙食优先。白面的供应比例高,豆油也配给多,再加上常有邻村的鄂伦春猎手打到狍子等野物就近送过来换点酒资,所以山上的伙食就是比山下好。易妍越干越觉得信心满满,她要干点成绩出来,让领导像当初注意王和平一样也注意到她。

食堂的主力炊事员老崔头,别看他邋里邋遢形象猥琐,做饭可有年头了。只要手里有食材,他就能变着法儿做出各种好吃的来,本事可大了,对他来说,山上食堂的食材多,比山下更有用武之地,那些原本在山下有家不在食堂吃饭的林场老职工这回都得乖乖地来到食堂领教他的绝顶厨艺。这老头本来就是人越多越来劲,于是使尽浑身解数不断地翻新花样,昨天酸菜炒粉条,今天炸麻花,明天菜包子,馋得山下的人总想找借口上一趟山好顺便搓上一顿。

葛主任就上山来了,他是来检查山上的政治学习情况,顺便做一下生产鼓动工作的。他绷着黑脸转了转看到各个大帐篷上都贴满了标语口号,气氛整得还可以,只是抓革命的口号比起促生产的口号来数量比例上略微偏低了点,得让采伐大会战的总指挥常场长调整一下。晚上再召开个大会,讲一讲当前举国上下工人阶级占领上层建筑的一片大好形势,讲一讲我们怎样用毛主席的革命战略方针来指导林场生产。

他这次上山还另捎带小目的:就是听说山上的食堂搞得不错有狍子肉吃,特来实地验证一下。再就是看看易妍,这个由他大力保举的上海小姑娘据说干得还行,给自己长了脸。

开完大会已经很晚了,因为没有住处,葛主任将连夜返回山下。

大轱辘拖拉机的驾驶员施希雄轰隆隆地发动了引擎,随着车身一阵剧烈的抖动,细长的小烟囱里突突突地往外蹦出了一团团白烟,刷!车灯亮起,两道明晃晃的光柱直直地倾泻在前方的雪道上。

一只脚已经踩在踏板上的葛主任握住前来送行的易妍的手好久好久舍不得松手。他今天除了易妍塞在他挎包里的那块袍子肉外还另有收获:年轻热情的易妍不仅美丽大方,吹气如兰,而且她的手那么细嫩柔滑,她迷人的大眼睛里有钩子,钩得人心旌乱摇、魂不守舍……。

这晚,易妍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了,干脆起来,点亮蜡烛把那封已经开了个头的家信继续下去:“……爸爸、妈妈,我现在是在烛光下、在茫茫一片的林海雪原中给您们写信,同志们忙了一天都已进入梦乡了,而我却睡不着……我现在已经和妈妈一样是一位光荣的食堂管理员了,同志们都夸我食堂办得好,今天领导也专门对我的工作做了肯定,我一定不辜负领导对我的培养和期望,在前进的道路上争取更大的胜利……。”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