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回声 40 迷茫  

2014-12-05 14:29:56|  分类: 新编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迷茫

石继尧这次回沪探亲,把理发工具带回来送到刀具店里去磨了磨,还为彭铁带回来一点基本的木工工具。虽然刨床,锯架这些在上海都有卖,却不如继尧可以自己做不花钱。

彭铁打算长期赖在上海不去江西了,所以需要一些干活的工具聊以谋生。比如,他去旧货商店花3块钱买回一只摇摇欲瘫的方桌,回家拆开后规整规整,去烂补新,加上木楔胶水,就可以将它重新组装得结结实实的,再经过腻子,砂纸和油漆的轮番美容,捯饬翻新后至少可以卖出5块钱。既然几天工夫就可以挣到乡下一个月的工分,自然就不愿意再下去啦。

来到彭铁家,继尧第一眼就先看到了他父亲头上那顶羊剪绒的皮帽子,十分眼熟,彭铁说就是夏天他让棍子给捎回来的那顶。端详一番后,又觉得哪儿有点不对劲——嗯?这不是棍子自己戴的那顶吗?我说怎么棍子的平顶帽也新换成坦克帽了,还以为是他的尖脑袋戴平顶帽不得劲又买了一顶呢,册那肯定是这只赤佬趁机偷梁换柱跟我玩了个调包。回去非损他一番不可!

知道了真相,彭铁虽然也不齿王和平这种垃圾动作,但还是放高了姿态:“算了算了,都是远离父母的,做回兄弟不容易,帽子虽然有点不太新了,但是你看戴在我阿爸头上不是蛮好嘛?老头子老神气的。就看在他平时对你诸多关照的份上,千万别为了一顶帽子伤了兄弟和气。”

“棍子关照我?是他说的?这骚棍子有空去抱女人还来不及呢,关照我?放屁,我还要他关照?倒是我一次次救他替他擦屁股才是真的。”继尧很不爽,感觉被耍了,一时竟忘了耍他那人是他义兄。

“抱女人?是不是你说的那个拿小棍捅马屁眼的百搭花?哈,不用猜我就知道,女中豪杰啊。王和平来我家送帽子时,她就等在门外,我还请她进屋坐坐呢。原来她真的是他靠腚啊。”

“她是一泡胶,是粘上了就甩也甩不掉捏也捏不裂的百得胶。呵呵,我们那里还有个关于她的美丽传说呢,说一条鱼就能把她……哦算了,不跟你说这些无聊的了。妈妈好吗?”他终于想起来那位昔日同窗也许以后还得尊她一声嫂子呢,嘴下可得留点德。

“我妈陪大姐去买东西,一会就回来。哦,大姐要跟乡下人结婚了。为了可以调到县城当售货员,也方便照顾二姐,就要嫁给当地县里的一个比她年龄大一圈的供销社主任了。”彭铁边说边摇头,满满的无奈。

“哦。”继尧对此更插不上嘴了,只得寒暄道,“大姐要嫁人了。二姐呢?她还好吗?”

“二姐。”彭铁叹了一口气,“我正要跟你说这事呢。近期二姐病情不稳定,要回来住了,家里地方小想搭个阁楼,可是天花板不太够高,在上面直不起腰太压抑,想请你这个老木匠帮忙看看有啥办法没有。”

彭铁的二姐与大姐一同在安徽插队,当年刚下去没几天就被当地老乡开玩笑用蛇把她吓出病来。她本来就多愁善感心理脆弱,就此落下了病根,稍受刺激就精神恍惚。近来病情有所加重,爹妈心疼,怕出意外,便准备将她接回上海调养一阵。

“一句话!”继尧自然义不容辞,要了把钢卷尺便上上下下量了起来。两人边讨论边比划边在纸上涂涂改改,不一会,一张草图绘就了。

阁楼下面的高度以一人高不碰头为准,搁板就是楼上的床板,坐在床上穿衣服完全耍得开,开放的沿面可加装栏杆或移窗,而玄机都在阁楼下内侧靠墙的一排橱门里。打开橱门,里面另有洞天,原来木橱的上半部分竟然就是楼上床边的地板通道,站在通道上整理床铺就像站在平地上一样,完全可以直起腰来做事,而木橱的下半部分才是真的橱柜。橱的一边设计了一个可以翻开收拢的小木梯搭在阁楼的通道上,虽然上下时要注意碰头,但平时不用时只消收起斜梯将橱门一关,倒也干净利索。彭铁对这个在压抑中仍能直起腰的方案相当满意。

回声 40 迷茫 - 1313先生 -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等你最终定下尺寸后,趁我在上海尽早告诉我,也许还能搭把手。”没等彭妈妈和大姐回来,石继尧就先走了。他要去一趟新华书店。

上次探亲他在书店里觅到了宝贝——一本李瑞环编写的《木工简易计算法》。仗着这本宝典,他回去后一枪毙了传统的“放大样”,使得盖房子的效率成倍增长。今天他又来到书店,是要看看有没有初中的教科书。自从车库被怪风掀掉了屋顶,他就发誓一定要弄到一张硬邦邦摔得响的文凭。之后曾抓住一个机遇他报读了专为知青开设的函授大学。可惜只是一个他最头疼的写作报道专业,老师还见不着面,作业和指导打分都得靠信函寄来寄去。这种学习方式让猴性十足的石继尧肚肠根都痒死了,便想趁这次探亲买几本数理化的教科书回去先自学一下,万一以后再有深造机会时也好有点基础。

新华书店没有教科书。继尧怏怏回家正看见放学了的弟弟趴在桌上做功课。嘿!怎么把继民给忘了?他用下来的旧课本不是可以利用吗?幸好继民有保存旧课本的习惯,读的又是技校,理科教材正对继尧胃口,遂找出来挑选了一些,打了个包就直奔邮局,这样等到自己回去时,包裹已经先到了。

邮局柜台里边的女人,把包得好好的书本又全部抽出来,一本一本地仔细翻看检查。

册那!石继尧心中老大不爽,老子在乡下遭罪,你坐在这里舒舒服服的竟然都闲成这样了?就算夹带一点香烟腊肉等禁邮物品也没必要查得这么严吧,又不会爆炸。一个普通营业员有啥好牛逼的?遂忍不住揶揄道:“同志,我这些是旧课本不是凭票供应的限购物品,也不是反动黄色书籍,你找啥呢?要不要我来帮你找?”

女人像哑巴一样一语不发,自顾继续认真翻书,遇到有点卷角粘连的书页也必要揭开看过。几位捧着包裹排在后面的顾客等得不耐烦便浪里浪声起来:“不就是给乡下的孩子寄点东西么,都是家里人牙缝中省下来的,有必要这么查吗?”“不懂了吧,这是在搜查密电码,搜到了就老头票五千块(样板戏台词)。”“她家里册那就没人下乡?。” ……

哑巴终于出声了:“啰嗦啥?你们当我吃饱老米饭没事做啊?谁家都有知青,不懂就别瞎起哄!自从批判了‘知青之歌’,上头就一直要求对印刷品严格把关!万一出点事查出来是从我这一关扩散出去的,我就完了。”

什么“知青之歌”?石继尧还是头回听说,心想一定与知青有关,有机会得打听打听。

晚饭后来到了卫薇家,是得知苏书记要回去了,想打探一下行程以便顺路搭个伴。

本打算了解一下就走的,不料刚坐下,卫妈妈就全盘掌控了局面:“小石啊,我家那大门关起来费力气已经好久了,有时候要碰得地动山摇才能关上,叫老卫弄弄吧他又老拖着,我看你刚才好像随手摆弄几下就好了,你到底是怎么弄的?告诉我我以后就不求他了。”这样的开局令小石毫无压力就像自家人一样。

“哦,不好意思,我发现门锁紧便随手在锁舌上抹了一点油。”

“啊,是鼻沟油吧?哈哈,怪不得我看你怎么先捏鼻子呢,这办法很新式啊。”

“嘿嘿,这个油是最最唾手可得的。”

“我做针线活时也时常到头皮上蹭发油。道理是一样的。”气氛更融洽了。

她边与他东拉西扯,边取出一个饼干盒,再从盒里拎出一只哗啦哗啦响的塑料袋,塑料袋里装着各种各样的糖果,什么糖都有——那年头都是这样,别人发的一包包喜糖舍不得吃,带回来拆开再集中起来,用于招待客人。可能时间久了,塑料袋口的死结有点发硬,卫妈妈抠了好一会也没抠开,继尧伸手道:“我试试看。”便接过来,他没用指甲抠,而是将死结的“辫梢”部分往一个方向拧麻花,拧成一根硬硬的小棍后往回一捅,死结轻松地打开了。他说:“这办法对塑料袋很有效,我们在那里编抬木头的麻绳扣就是再紧,都能这样弄开。”

卫妈妈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地在心里点点头,让他自己挑了一粒已经有点发粘的话梅糖后继续和蔼可亲地问东问西审问了好半天,从林场生活到工作环境,从家人家事到健康状况身高体重,继尧陪着小心一一应答,心想做医生的就是地道,三句话不离本行。

待继尧走后,卫妈妈跟女儿说:“小薇呀,我还是蛮喜欢这个小石的。”

“跟我说这干啥?林场的男生我一个都看不上,妈妈你就别瞎起劲了。人家现在没工夫考虑这些。”卫薇一撇嘴,夸张地一扭身,钻进自己房间去了。

“呵呵呵呵。”卫爸爸看着女儿的背影,走进客厅:“我看到那后生了,第一印象还行。”

“什么还行啊?就是不错嘛。朴实,爽快,出身也是干部家庭,身体健康,血型跟你一样也是 O型,工作积极,在林场年年拿先进,你说现在当个木匠是门多实惠的手艺呀。而且他还有一点比你都强。”

“比我强?那好啊,哪一点?”

“这孩子不抽烟。”

“我这不是已经戒了么。”

“人家小石以后戒都不用戒。我看啊,女儿跟了他吃不了亏。那个耷拉眼皮眼珠子叽里骨碌乱转的小孙那种人我就不喜欢。可是小薇……唉,大概是嫌他长得不好看。”

“‘漂亮脸蛋又不能出大米(电影台词)’要说好看夏天来过的那个小王倒长得英俊潇洒,个头也高。”

“小王?油头粉面的那个?年纪不大城府不浅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夸夸其谈又言不由衷,给人的印象就是不真、不实。将来呀,也许就靠心思和嘴皮吃饭,你不会喜欢这样的女婿吧?”

“所以说呀,好看当个屁?当初你嫁人时不是也没嫌我丑么?”

“还说呢,我这亏吃的,可一直在后悔呢。还好女儿长得像我……怎么?你也相中小石了?”

“小家伙初看上去还不错,就是我们说了不算,现在讲自由恋爱,还是看小薇自己的吧。”

“哎我说老卫呀,你这爹是怎么当的呀?我们家小薇任性,只按自己节奏做事的脾气你不知道吗?她要认准的事是不大可能回头的,要是万一认错了人,或者给你带回一个乡下女婿,我跟你说,到时候我们再插嘴说啥可就都晚了。现在就是要给她吹吹风把把舵来影响她呀。”

卫爸爸刺啦刺啦抓了会头皮:“话是这么说,可是孩子才刚过二十,是不是着急了点?”

卫妈妈真着急了:“嘿-,瞧你这人,咱又不是谈婚论嫁,只是为孩子操心多留个意而已。这样,我都合计好了,你这几天就跟单位问一下,你们局不是在安徽有个小三线吗?那里不但离家近,待遇也还行。如果他俩有戏就看看能不能尽快把小薇和小石一起调过去,也算是给他们创造条件。”

“八字还没一撇的事,火急火燎个啥呀?”

“问问又怕啥?局里又没人吃你。你问不问?不问我去问。”

“好好好好好,我去问我去问。哎哟局里不吃人,家里雌老虎要吃人喽……。”

 

要与苏书记搭伴回去了,老规矩,石继尧照例先去一趟义兄家,照例又取回了两件一模一样的包裹。然后再去杜书琦等几个的家里取了要捎去的包裹,最后来到彭铁家——走之前得帮他一起带彭爸爸到澡堂里去洗把澡。

大池子里雾气腾腾的,时值下午刚开门不久,水清人少,一说话屋里就嗡嗡的回音袅绕,正是洗澡的好时候。老头行动不便,反应也迟钝,老烫的水浇上去好半天才含含糊糊来一句:“嗯,好,适意。”石继尧负责扶住人,彭铁则给老人上上下下擦洗,边洗边问起继尧买书买得怎么样了。这一问提醒了继尧,便问彭铁知不知道什么是“知青之歌”?

“这都不知道?你们山区里是真闭塞。‘知青之歌’好像以前也叫‘南京知青之歌’,前一段时间电台里报纸上连篇累牍地穷批判,说是南京有个知青为了发泄对上山下乡的不满,便写了一首反动歌曲宣扬乡下有多苦,前途多渺茫。”彭铁越说越激动,嗓门越发大了起来,“知道这只歌后来在各地知青中流传有多广么?虽然歌里唱的是南京,可是我两个阿姐唱起来时都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的,你信不信?”石继尧当然信,因为他知道她们下乡有多苦,便没插话,由着彭铁发挥。“报上说‘知青之歌’反动,啥叫反动?知青都爱唱,说明这歌顺应民心唱出了知青的现状和心声。顺应民心还叫反动?要我说这种不顺应民心的瞎批判才叫反动!”

嗨,嗨,嗨!有点过了好像。敢说党的喉舌反动那本身就是反动话啊。继尧惊出了一身汗,幸好浴室里每个人都浑身是汗。环顾左右,人不多,有几个在往身上浇水抹肥皂认认真真搓老泥,有几个泡在池里只露个脑袋似睡非睡在闭目养神。好像没人注意这边,便轻声提醒彭铁:“说话当心!”

“阿拉已经落到这般地步了还有啥好当心的?”彭铁拒不收敛,“阿拉阿爸都瘫成这副样子了,还要把他身边的子女一个不剩赶到乡下去接受再教育。大姐被贫下中农教育成家属了,二姐被教育得神经兮兮了,我一个壮劳力在乡下拼死累活连肚子都吃不饱,到年底一分红还倒欠队里的,我们那里有这么一句自嘲的话,说穷得进来只老鼠都是含着泪走的,难道还要叫我说上山下乡好?山呼万岁?册伊拉娘前一阵街道干部肚子吃饱了跑到我家指手画脚管闲事,说我赖在家里就是以自身行动直接抗拒上山下乡。啊呸!你干脆把我阿爸也一道弄下乡算了!那两个装得革命兮兮的老阿姨被我臭骂了一顿连个屁都放不出来,她们就会欺负老实人。你看,同样是赖在上海不下去、同样是我们街道的阿全、刀疤脸那帮横行一方的流氓她们怎么就不敢管呢?整天戴个红袖章一本正经满大街转来转去的教育别人,其实就是对人马列主义,对己自由主义,册伊拉娘欠骂的假革命!早晚一个个被车轧死!”

石继尧惊讶地望着彭铁合不拢嘴了,这个昔日一身正气的硬骨头好汉怎么一脱掉包装竟露出这样一股痞气来?唉,生活真是压人啊!生活真能改变人啊!

来到大堂,彭铁一边给披着浴巾靠在躺椅上的老爷子修剪脚趾甲,一边嘴里不停地继续向信息闭塞的继尧散布小道谣言:“听北京的朋友说,中央现在分成少壮派和元老派两大派,互相斗得不可开交,你说奇怪吧,毛老头居然撇开跟着他打江山的元老派而偏袒光会耍笔杆的少壮派,就是因为身边有只白骨精啊……”继尧闻听大惊失色,他知道,大堂里躺着的这些个闭目养神的、哼小曲的、看报纸的、摆龙门阵的,虽然看上去都是统一的肉色,可骨子里是啥成色咱肉眼凡胎的如何区分得出?便急急起身制止他的口无遮拦。

他将彭铁的衣服翻出来披在他身,悄悄道:“你只赤佬别觉得光个屁股就啥都敢说,等旁边这些人全穿上了,你就知道谁是警察,谁是干部,谁是联防队的,就知道谁是抓你的人了。”在被专政这方面,继尧倒是过来人,见彭铁还要犟嘴,便故意扯开话题道:“哎,你是赖在上海不回去了,那你队里那个喇叭花现在怎么样了呢?难道真的一点都不想她?”本想阻碍他胡说八道就随便扯点别的,不料却又引出他另一番愤慨:“喇叭花?别提了,被贫下中农把肚子教育大了。”

啊?继尧大惊,忙问怎么回事。原来喇叭花被队里的瘸腿会计以工分记错要核对为由骗去将她糟蹋了。虽然那家伙后来被抓走了,但堕胎后的原饭泡粥却从此一改喋喋不休成了个闷葫芦,看上去人已经行尸走肉一般没了半点鲜活气,美丽的喇叭花未及盛开就凋零了……。

“要不是她家小得天天打地铺住得困难,要不是她家的成分不好不敢不下去,要不是我不在她身边,她怎会遭此噩运?……册那个娘就这世道还天天瞎唱什么莺歌燕舞?……。”刚有点安静的彭铁又来劲了。

继尧一看又坏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赶紧做贼似的裹挟着他们父子俩匆匆逃离。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