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回声25 糖衣炮弹  

2014-03-26 10:34:22|  分类: 新编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五。糖衣炮弹

又近中秋,林场几百名各地知青的家长们又开始争先恐后往林场写信和邮寄包裹了。这是通信员刘旭最忙的时候。

去县里已经一个礼拜的大头终于在人们的引颈期盼中回来了。这次大头的车捎来的不仅有大麻袋报纸、邮件,还有两个大活人——王和平与易妍连中秋都没在上海过就提前回来销假了。

易妍的红头绳改成了普通的皮筋,不那么显眼了。王和平因为长期伏案写字眼睛受损而戴上了眼镜,而且还是黑框的,他还因为要为撰稿绞尽脑汁而抽上了烟。

不为人知的是他俩还商定,为了今后发展方便暂不公开两人之间的靠腚关系,谁愿意猜就猜去吧。

易妍回来后的头一件事,就是将寝室里的行李铺盖统统搬到食堂管理室去。管理室屋子不大,却已被石继尧着人收拾得干干净净,并按要求做好了一张单人木床安放在内了。这只床是继尧为她私人定制的,它的与众不同在于床底下的一半空间被做成了一只带门的连体小柜子,可以放进大量的私人物品。后来在林场的板夹泥宿舍升级成砖瓦房,火炕火墙升级成暖气片后,就是这种带小柜的床在木工车间被大量生产,以此对知青宿舍的所有大通铺和火炕进行了全面换装,广受好评。此乃后话。

安置好行李等所有以后,易妍将一张张裁成与窗棂格子一般大小的报纸把窗玻璃一一糊上,营造了一间温馨的小密室。现在这个管理室已经成了兼有居住功能的私密空间,自然不能太透明了。她从凳子上下来叫过在一旁帮忙的王和平:“来,你站上去,帮我将最上面的气窗玻璃也糊上,我够不着。”

王和平抬头看了一眼道:“这么高谁够得着啊?你把所有玻璃全都糊上还分得出白天黑夜吗?留点光线吧。”得,就是因为这一小小的百密一疏,后来竟泄露了一桩天大的隐私,惹出一番事端来。

晚饭后,关上门的密室里,两人从床底下的行李中拖出来一个红白相间的网线兜,网兜里是一只纸板箱,纸箱里又是一只被上海人叫做火油箱的绿色铁皮箱,上面印有压缩饼干等字样。这是在调剂商场卖几角钱一只的旧物再利用的饼干箱。

两人小心翼翼地开启了铁皮箱,里面是用油纸一只只包裹仔细的上海产广式月饼,纸上写有豆沙、百果、椰蓉、莲蓉、冬蓉、金腿等等各种品名,种类齐全。

与铁箱子紧贴着放在一起的一大叠硬纸是一只只收平压扁了的简易月饼盒子。易妍将它们一只只按照折痕立起来还原成立体的月饼盒,“上海月饼”几个大字弹眼落睛,那是易妍她哥哥弄来的。王和平则将各式月饼一一剥掉油纸,从中挑出好的没摔破的整整齐齐分放盒中。盒外用绳扎好,最外面再用报纸严密包起。

但凡需要蹑手蹑脚做的事,皆须等到夜黑风高时。连续奔波加了几个夜班,王和平终于将一盒盒月饼或者再搭上烟酒等送到了一位位场领导家里。俗话说,当官不打送礼的。林场自然也不例外,全是清一色笑纳。

其他知道这次溜须行动的,还有瞪着一只大独眼的月亮。

想起下乡后第一年过中秋时,这帮上海知青还在想家,有的还哭鼻子,如今他们已经习惯了把林场当做家了,闯过了扎根山区必须闯过的第一关。

晚饭前,王和平向正要去食堂的各位室友发出号召:“趁今天食堂加菜,我这儿供应好酒,有想要喝酒的就打完菜回宿舍来吃。”各人立马响应号召抓紧动作以求速去速回。

森调结束刚刚下山来没几天的邹明拍了拍和平:“你只赤佬模子从上海回来后天天晚上躲得无踪无影,枪都打不到,都说你是怕大家把你带回来那点吃的给共产喽。”

“册那啥闲话,都是自家兄弟共产也是应该的,今天阿拉就用实际行动证明给大家看。”

铁打的宿舍流水的铺。由于林场员工常在好几个作业点之间来回调动,场部宿舍里的铺位就很不固定,时常更换主人。邹明本来紧邻继尧,但在去读林校不久,他那朝南的好铺位就先后由不同的占领者占领过,最后,由因调到烘炉而常驻场部的小铁匠陶江武相对稳定地盘踞在此了。而邹明自林校毕业回来后长期在野外指导作业,冬季上山采伐,夏季搞森林普查和为采伐踩点,大多数时间不在寝室住,回来了就随便找个空位对付一阵,也许住不上十天半拉月的就又出门了。

由于位处要冲,地理位置优越,这里也是知青打牌下棋喝酒等活动的首选场所,正合陶江武爱闹猛的胃口。今天一听有酒喝,小陶又浑身是劲了:“来来,掀我的铺盖,钢炮书琦,阿拉几个一块掀掉。地方可以大一点。”

掀起了几个铺盖来,移出继尧的小木箱当炕桌,再铺上几层报纸当桌布,一会功夫,箱子周围便坐了一圈盘腿的,靠边一点的就挂腿坐在铺沿上,学麻花扭转身子,坐不上的就跪在身后或者站在地上,形成了双层包围,因为包围圈的中心部位有一瓶王和平贡献出的刚从上海带来的金奖白兰地。见者有份,总共十来个人,每人都能摊上几口,不过吃相必须稍许文雅秀气一点,得慢慢咪才行。

邹明将“炕桌”上的菜碗调整了一下,腾出空来,招呼吴兴旺:“凹鬼子你包里那只猪肉罐头呢?还有糖水枇杷罐头,都拿出来,开了大家一道吃。”吴兴旺怏怏地照办了。邹明指点着他笑道:“是在山上时这只赤佬打牌输给我的,所以要把贡献记在我的账上哦。东西不多,大伙悠着点吃。”

正喜气洋洋地小口品酒,小块吃肉呢,“让一让,让一让。”王和平又神神秘秘拿出一个油纸包,嘴里发声道:“灯灯灯等——。”一摊开,“哇——”众人哗然!原来是一包上海大月饼,瞧,还有杏花楼的呢。绝对是锦上添花啊!雷士仁刚伸出迅雷手妄图像往常一样来个先下手为强,却被和平一记闪电手切在手背化解挡了回去:“戆大把你的狗脚爪缩回去!听说钢炮得了一把宝刀,拿出来切一下,各式各样匀一匀,差不多每人能分到大半只。”

回声25 糖衣炮弹 - 1313先生 -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孙守谦的第三只手刚要出动,见戆大的贼手遭棍子一击缩了回去,也自然一缩中止了行动,老老实实等待瓜分。

不容易啊,在遥远的异地他乡,能在中秋夜吃到家乡的月饼,每个人的心窝里都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暖呼呼:“棍子够朋友!是只模子!”

可偏有捣乱的。谁呀?还能有谁,陶大锤陶江武呗。他手里端的搪瓷碗里盛的是王和平的白兰地,塞在嘴里的是王和平的上海月饼,却偏要狗屁多多。你瞧他的豁牙缝,一说话就直往外喷月饼屑,还不时心疼地用手接:“看看,看看,怎么棍子拿出来的月饼只只都是呲牙咧嘴五官挪位的?瞧瞧这块,内脏外露。瞧这个,身首分离都快粉身碎骨了。棍子你把好月饼都弄哪去了?都拿去拍了谁的马屁啊?” 陶江武本来觉得自己的这番话蛮幽默的,眼光独到,观察细微,分析透彻,不信你瞧棍子那脸色——一边红一边白的,都赶上他师傅的阴阳脸了,说明切中要害。不料话音刚落即遭到一帮室友集体大吐槽:“册那大锤你讨饭还嫌馊啊?”“有意见你别吃啊,刚才比谁都起劲往嘴里乱塞的那个是谁呀?”“月饼又不是你那铁匠铺里打出来的,千里迢迢背过来换了你就能保证不破吗?”……

一时间,陶江武成了众矢之的。几乎所有的人都帮王和平说话,有理有利有节,把陶江武批判得体无完肤就地求饶:“都开不起玩笑我就闭嘴了。酒真好喝,月饼真好吃,可以了吧?吃人家的必须嘴软是吧。嘿嘿嘿嘿。其实,有小美人百得胶相伴一起潇洒走一回也是醉了,想必定有不少新鲜刺激的案件发生,换了我也得把破月饼挑出来留给穷哥们呀,对吧棍子?哎哎哎,不说不说了,我闭嘴了还不行吗?”他把刚才接在手中的月饼屑拍到嘴里,“你那带过滤嘴的是凤凰烟吗?也扔一根给我呀,钢炮不会抽烟你都给他一根了,行行,什么弯的软的都没关系,别一捏就裂就行。哎哎~,好,谢谢。”

点着了火,美美地深深地猛嘬了几口,咽下去再憋一会,喷出一股凤凰烟特有的话梅香味,陶江武的狗屁劲头又来了,那根看上去曲里拐弯的香烟被卡在豁牙缝里随着他的话语怪异地作着上下运动:“好烟好烟!嗯,两块钱一包的烟味道到底就是不一样,香是蛮香的,可怎么会根根都是压弯的挤扁的呢?哦~,册那当我不晓得啊,你那根又直又硬捏不裂的是专门留给百得胶享用的……,哎哎哎,真的闭嘴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