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回声 29 葛主任的心事  

2014-06-26 11:01:08|  分类: 新编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九。 葛主任的心事

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葛主任也有心事?废话,心事谁没有?只是各人的心事不同和装作没心事装得像不像而已。

当年反右运动时,他乘机不遗余力地揭发扳倒了自己的上司科长钱昊韵,可惜并未如愿取而代之,之后基本就再没出息过。直到文革一来,这环境气氛仿佛就是为他这种人量身定制的一般,他如鱼得水又故伎重演,在打到了所有老领导的同时依然紧紧抓住机会继续拿钱昊韵说事,而且还不是什么新帐老账一起算,因为新帐实在难以收集,只得老调重弹反复清算那些陈年烂谷子:他当过几天旧警,就是镇压人民与人民为敌的反动分子;他当过志愿军在抗美援朝中立过功,就是欲掩盖罪行的精心伪装,一定要剥开伪装来揪出狐狸尾巴;他对当时林业局大干快上的口号质疑说这是“前人砍树,后人无凉”,那就是阴谋破坏社会主义生产建设,是彻头彻尾与大跃进总路线唱反调的恶毒言论;他建议局里领导要多下基层了解民意,施政定策要多听群众意见,那就是妄图否定党的领导,是向党发起了猖狂进攻……。整来整去就这些,实在翻不出新花样了。

但是他还必须得继续整。因为他明白,这个人一直没向他服过软,每次开批斗会是既不坦白认罪也不狡辩解释,反正你爱说啥就说啥,后脑勺留胡子——随便。你看他,让挂牌就挂牌,让低头就低头,你还不敢对他太动粗,有次批斗他时,刚来的上海青年小陶刚习惯性地将他的头狠狠往下一按,他立即就散架一般瘫倒在地——你不是要打倒我么,那我一打就倒还不行吗?直接破坏了会场的严肃气氛。经验告诉他,这种人老奸巨猾内心死硬反而不好整,万一要整不死让这个姓钱的活过来,凭他业务上那两把刷子肯定在自己之上,那就离世界末日的来临不远了。

钱昊韵也看得明白,只要有姓葛的在,自己就甭想有好果子吃。于是一百个不申辩不求饶,装傻装死随你批随你斗。既然你找不到理由让我蹲笆篱子,好歹你总得让我劳动改造自食其力吧?就凭老子这双手肯定是饿不着。

这些年来,葛春林今天整这个,明天整那个,倒也颇见成效。反右时他充当打击坏分子的急先锋,积累了一些对敌斗争的宝贵经验,文革中又因为他的冲锋陷阵敢打敢杀,网罗了一批像小舅子盛天吉这样的打手死党,展示出了他天生的革命性和斗争艺术,硬是在自己前方披荆斩棘辟出了一片光明,当上了局里的造反队长,并如愿混进了“工人阶级先锋队”,貌似有了点出息。后来他被调到这个新建的林场当上了政工股长、革委会副主任,跻身党总支委员会,手中有了点实权,正式成为了跟苏书记平起平坐的革命干部。似乎,他可以更加为所欲为了,但是他没有,他很珍惜这顶用造反打拼来的的乌纱帽,为了长期安全,他突然刹车反而聪明地把锋刃隐藏了起来,既然当上革命 干部了就得要有个干部模样是吧,走路得背着手慢慢溜达,说话得有套路有威严,还要有“嗯-”和“这个这个”。就连整人的理由也从“造反的需要”“革命的需要”变成了“形势的需要”“组织的需要”。他这么爱鼻子里插大葱——装象的另一个重大原因也是不得已,因为主持大局的苏书记人还算比较正,总是在他蹦得最欢的时候泼冷水给他降温,打压他的革命斗志。要不然,这个相对独立地存在于深山中的小林场难保不翻天。

自从开始造反整人,他以各种伎俩巧取豪夺敛了不少财,如果说借抄反动分子的家之名中饱私囊谓之“豪夺”,那捏人短处或无中生有将人逼上绝境而不得不送上好处求他手下留情则为“巧取”。除此之外,艳事更是五彩缤纷,有投怀送抱的,有含泪屈忍的,其中不乏年轻的貌美的,皆因有求于他或被他抓了把柄。

他做的最缺德的一件事是他发现独眼二毛子家的三毛子闺女不错后,便没有把柄创造把柄愣说人家二毛子一家全是老毛子特务,是苏修间谍中的间谍:杂种二毛子是谍中谍1号,他老婆是谍中谍2号,小杂种闺女自然是谍中谍3号了。全家被抓起来又审又打又游街,那间谍窝更是抄得连地板都被撬起来翻了个底朝天,要找什么电台和信号枪,结果罪证没查到,那谍中谍3号却在一次单独审讯后不知咋的就疯了,放回家以后整天惊恐万状闷头躲在屋里不见人也不说话,只会时而尖厉嘶喊,时而喃喃自语地重复着两个字,含含混混的听不太清楚:有人说是“敬仰”,有人说是“骑羊”,有人说是“鸡鸭”,但更多的人认定是“金牙。”

这么凑巧,大金牙葛春林左脸的嘴角边也适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血口子,据他自己说是在家与狗玩耍时不小心被狗挠的。愈合后就留下了一个淡淡的永久的疤痕,虽然轻易看不出来,但左脸上所有的皱褶都齐齐的到此戛然而止,因此形成阴阳脸,不管他的右脸笑到多么山花烂漫,可左脸顶多也就是个皮笑肉不笑,给人更多的是一种半脸横肉的鬼异形象。故此有了阴阳脸的绰号。

终于,谍中谍3号离奇地淹死在了自家院子中的水井里。警方做了个简单的调查后得出了奇葩的结论:半夜打水意外失足落井溺亡。随后,葛春林也以罪行不大和革命人道主义的名义释放了二毛子夫妇。二毛子的老婆谍中谍2号回家得知女儿的噩耗后不久也疯了。终于,独眼谍中谍1号突然在某一天失去了踪影,有人说他出家当了和尚,有人说他在内地四处流浪成了盲流,也有人说他真的是老毛子特务,已经畏罪潜逃回苏联去了。

独眼二毛子还有个儿子本来在部队正要提干,突然莫名其妙因为家庭问题被提前复员回了家。目睹好端端一个家被毁成这样,不禁咬碎钢牙,盛怒之下一冲动提了一把劈柴的大斧子闯到造反司令部却一头撞入葛春林与小舅子盛天吉专门为他设下的埋伏,直接因现行罪锒铛入狱。半年后放出来陪着疯老娘老老实实过日子,再也不敢乱说乱动。那年头啊,他葛春林想要整谁谁就准跑不了,何止是黑瞎子打立正——一手遮天啊,似乎天都该跟他姓了。

一桩桩,一件件,眼睛雪亮的广大人民群众噤若寒蝉集体失声了,装聋作哑只因自保不暇而敢怒不敢言。据说谁家的孩子哭闹,只要一说大魔头葛大金牙来了,再闹的小孩也立马安静。

曾经被他祸害过的家庭有多少?被他糟蹋过的闺女有多少?没人计算过。不过比起他在动乱初期那种大小通吃没个够,仅图一时之快的兽欲宣泄来,现在他倒收敛多了。只在林场包养了个可以调调情,玩玩温馨而且绝对安全不会出事的长期户——又温柔又体贴人的陈寡妇。当初用面粉加工场的一份舒适岗位把她摆平以来,他一直认为自己做得静悄悄的很隐秘,已经成功用纸包起了火,却不知咋的外面还是有了一点点沸沸扬扬的小议论。虽然林场此类小道消息多如牛毛不足为奇,但还是令他有点担心,已经不是运动初期了,局面正日趋稳定,故越发得小心谨慎,加大行事的保密等级。不然一旦丢了乌纱帽这个护身符,以他这样一身恶债劣迹,无疑就如丢了性命一般。这可绝不是闹着玩的。

知青来了,一群活龙鲜跳的年轻姑娘整天在眼前蹦来蹦去,一个比一个水灵,一个比一个养眼可爱。葛主任肚子里那副狼心狗肺呀,就像猫抓的一样难熬,可是尝鲜又一时没处下嘴,或者不敢下嘴。就说政工股那小李子李元芳吧,整天就在他眼皮底下转,她内向、怕事,凡事没个主张,一问她对某问题怎么看?回答不是“此中或有蹊跷。”便是“其中似有隐情。”一个白问一个白答。这种对象本应正吻合他确保安全的下手条件,但是,人家她爸是李刚,局党委副书记、县革委副主任,是识自己为骏马的伯乐大恩人,李家的东东是再好吃也碰不得的。何况谁也说不好这丫头是不是被故意派在我身边另有监视任务。只得强咽口水。

回声 29 葛主任的心事 - 1313先生 -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接着又来了一批上海知青,同样十六七岁花样年纪,无疑又是一群送到嘴边的鲜嫩小羊羔,可惜,几个颜值高点的都难以下嘴:卓幼红泼辣,沾手必出事;余丽琼最弱小,却据说会武功;卫薇出身走资派,本可以以此做抓手来设局,却偏偏因表现出色而深受苏书记器重;徐爱珍据信已经有个男生在全力追她,形影不离就如保镖一般……,那个易妍不错。美丽大方又爱贪小便宜,她有求于他,他也有助于她,只消慢慢培养,暗暗磨合,机会一定会出现。他已经借握手之机细细捏过她的手了,并未令她反感,以她这般聪明,不会不懂吧?嘿嘿。

之后,每当想起易妍,他就会口水陡增心律加速。可是这些日却有点异样,只要一想起这个小美人时,葛春林的眼前总会闪过一条身影,一条令他万分厌恶的身影,就是那个施希雄。这个人与葛春林的关系本来还算比较对付(讲得来),可是自从听到了一些流言,葛春林就开始憎恶他了。

流言说:“易妍是只贪吃的馋猫,一条鱼就可以把她骗到桥洞下面去。”谁是那个鱼?他排摸了所有姓于、余、俞的,嫌疑都被排除了,再排查名字中带雨、玉、宇等的,也未有发现。于是想到了施希雄,这小子有此前科,好这一口,尤其是调查下来说他老是有鱼卖给食堂,难道猫腻就在其中?好哇,偷腥偷到老子嘴里来了,兔崽子,看我整不整得死你!

还有易妍你个臭丫头,明知老子喜欢你,干嘛偏要去跟他投怀送抱?我白白培养了一条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好,好好,你必须得为你的不忠付出代价,得到的给我还出来,吃了的给我吐出来,我可以轻易让你身败名裂!看你以后明不明白应当对谁笑脸相迎投怀送抱?

终于在数月前的一个休息天被他逮着了机会。在他锲而不舍的缜密侦查下,果然获得了“易妍单独一人前往大桥后就不见了”的绝密线报。由于其首席心腹季学锋正在山上作业,遂带着妻弟盛天吉来到知青宿舍找另一心腹陶江武,要他一同前往捉奸。哪料一向因斗争积极而被其视为心腹的小陶竟敢公然顶撞他不肯干,说今天休息,又不是什么阶级敌情,无凭无据单凭猜测怎能断定人家在搞破鞋而随便抓人?“爱抓你自个抓去,以后这种破事别来烦我陶大锤!”呛得葛主任差点没背过气去。

盛天吉一看有人竟敢顶撞姐夫,嗷的一声从葛春林身后蹦出来:“小子,别给脸不要脸,皮肉刺挠想找不自在是咋的?”还摩拳擦掌张牙舞爪的,他这也是习惯了。小陶一瞅,呀嘿!你个狗仗人势的大草包可找对人了,阿拉啥时候怕过打架呀?也三下两下摞起袖子——今天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找不自在!不揍你个满地找牙我还不过瘾呢。

葛主任怒了:“还干仗咋的?阶级敌人呐?走!”回头拿眼只一瞪,盛天吉立刻摇起了尾巴,顺从地跟随姐夫一道硬起头皮自行前往。

这让本来胸有成竹的葛春林始料未及。当初的如意算盘是:先狠狠为难一下与邻村人打架的陶江武让他去烘炉抡大锤打铁,然后再亲自出面解救,恩威并重让他臣服于他心甘情愿做他的爪牙。不料计划却意外落空了:自从把小陶送进了烘炉,除了说话脾气依然那么冲,但在洪师傅的带教下竟然性情大变,浑身那股使不完的邪劲得到了充分的宣泄,谁也想不到他会爱上了天天一身臭汗的这一行。他开始厌倦打打杀杀的阶级斗争,厌倦没完没了的上纲上线大批判,一心只想学门手艺当个出众的好铁匠。

尤其这次要他去捉的是上海女老乡,陶大英雄怎么会去干这种缺八辈子大德的事?

葛主任亲自出马也没抓到现行。在他们赶到桥头时眼看着施希雄正从鼻子底下穿着水衩从容地蹚河而去。易妍则拍着衣襟自己从桥底下钻出来了,未经追问便主动向领导解释说是来这里看施师傅捉鱼的,因为他的挂子就做在桥底下。

小婊子!此地无银!不打自招!老奸巨猾的葛春林双眼紧盯着粘在她略显蓬松的头发上的几粒草籽,气得鼻孔冒烟恨在心中。他太了解奸诈好色的施希雄了,可是什么证据都没逮着,干抓狂楞是没招!早知道就他妈的让他蹲死在笆篱子里了。盛天吉最明白姐夫,阿谀道:“这个王八蛋,早晚得干了他婆娘!”

葛主任鼻子里哼了一声,恶狠狠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操!老虎不发威,你他娘的当老子病猫啊!”

老天有眼助他心想事成啊,没料到人家竟自愿双手奉上来了。葛春林虽在施家圆了夙愿,却舒心不起来。要说施家那娘们那互动功夫可真给力,只是她完事后撂下的一句话把他给惊得不轻。他忘不了那晚他心满意足后正坐在炕沿正衣冠恢复人形,身后传来那骚娘们不甚满足的抱怨声:“老听隔壁陈寡妇说葛大主任功夫如何了得,却也不过如此,没比俺家那熊掌柜的强哪去。”

他正心情愉悦松弛着呢,便未加思索随口了一句:“操!真他妈笨得可以,这娘们咋啥都跟人说?看我咋收拾她……。”猛然发现走嘴了,一个激灵惊得酒全变成了汗。马上再此地无银往回绕:“那骚寡妇准是想男人想魔怔了,满嘴疯话你也信?”虽然这大奶子娘们也哈哈一笑把话收了回去说是逗他玩的,但是这一逗,兴趣已被逗得荡然无存,他知道他在警惕性极度放松的一瞬间的这一走嘴即使瞒得过这粗糙娘们又如何瞒得过她贼精贼奸的老公?险着呢。一贯讲究安全第一的葛春林会不会就此栽了呢?那晚他是怀揣着满满的忐忑而落荒离开的,要不是施大嫂提醒,连那半条鱼都差点忘了拿。

果然,他由此开始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此乃后话。

除了女人,葛主任的另一桩令他烦恼的心事来自他的手下王和平。这小子又能写又能说精干的很,布置给他的任务总能完成得无可挑剔,得心应手甚是好用,曾经是葛主任最贴心的得力助手。尤其是在他的提议和打理下,《战地回声》办得有声有色,给他们政工带来了荣誉和骄傲。就连招募辣椒大美女小卓当播音员的好建议都是他提起的呢。

可是自从他探亲回过一趟上海后,具有丰富斗争经验的葛主任就感觉出一些不和谐的异样——这小子有野心!你看,我是他师傅,送点月饼烟酒给我是理所当然的,可是据眼线的可靠情报他悄悄地给林场所有的领导家都送了个遍!他想干啥?

平时葛主任有个记笔记的习惯,他爱把自己的所作所为特别是丰功伟绩一一记录在案,有空时拿出来欣赏回味,或者是记下一些可疑的阶级斗争新动向,从中找到有价值的抓手作为突破口和爆破点。

手头就有本从不离身的笔记本,那上面随时记载着从各处搜集来的可疑言论和思想异动以及一些注解,情报大多是他发动他的手下和亲信收集而来,也有个别觉悟较高的群众自觉揭发的。你看这些新近记录的:

……卓幼红在她申请探亲假未获批准时在宿舍里感叹“有家难归。”有恶毒攻击伟大的上山下乡运动之嫌疑;

石继尧在批判会上喊口号时常常光举手不出声,肯定是因他那自绝于人民的母亲而流露出对文化大革命的内心不满甚至憎恨;

杜书琦说“国际歌”里的“从来就没有什么救 世主”和“东方红”里的“他是人民大救 星”两句经典歌词是相互矛盾的,其反动矛头公然直指伟大领袖毛主席;

邹明在山上和宿舍里常常将收音机开得很轻贴在耳边疑是在偷听敌台,他还经常聚众赌博;

卫薇爱唱苏修的早期老歌,还曾经把山里的大蚊子寄回家给父母看,抹黑广阔天地,在知青家长中造成恶劣影响、前几天,老齐头从卫薇那里要了两瓶过期的青霉素回家给猪用。可是没人知道药品是不是真的过期了,卫薇有公物私用之嫌疑;

嗯,这条又是石继尧的,他把贴在大食堂里的标语“踏着雷锋的脚步走”故意念断,成了“踏着雷锋的脚,不走。”这是玷污英雄人物,有嘲笑伟大的共产主义精神之嫌……。

这是一本要人命的黑账啊,是葛春林的秘密弹药库,是他多年来坏事做绝却依然能屹立不倒的黑本钱。

黑账本的稍后几页里的这些小报告基本来自王和平近来的密集举报。他想干啥?有些异常情况早就发生了怎么才想起来揭发?他想干啥?再看看他揭发的那几位,清一色都是他们上海知青而且哪个都不比他干得差!他想干啥?就算宿舍里很容易获得这些,那怎么还有女生的材料?难道他也和我一样有眼线广布?政治嗅觉灵敏、革命警惕性极高的葛主任反反复复地问自己:他想干啥?突然,他分明感到黑账本在手中微微哆嗦了一下,后脊在咝咝地往外拔凉气——今天的王和平不正是当年的我吗!而且隐蔽性和战术性似乎更胜一筹,他妈的还真得刮目相看了!

想借我的手给你清场开道?可是挡在你前面的人中有一个就是我呀。哼哼可惜,就你这点招啊都是我从前玩剩下的,兔崽子你还嫩点!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葛春林这个实战老手及时在小王身后也安了一个小尾巴,就连小王每天拉什么屎他都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