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岁月的长河磨去了我的棱角,却依然坚硬——我是古兰河里的一块鹅卵石

 
 
 

日志

 
 

回声 36 冷暖人心  

2014-10-18 09:05:05|  分类: 新编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六。冷暖人心

林场在场部旁边的山坡顶上开垦出老大一片土地,由于坡顶是鼓包地形,那跨过坡顶长长的垄便也一眼望不到头了。那是林场按家庭人口每人三垄分给职工家属的自留地,由于林场另有大片土地统一种植白菜萝卜等常用蔬菜,秋后能统一分售到各户,所以这三垄地几乎所有人家都用来种土豆,一年的收成除去人吃猪喂,剩下的还可以送到场里办的粉房子去换粉条和炒菜勾芡用的土豆粉甚至可以拿到磨坊换豆腐等豆制品。从侧面支持了屁王老齐头的那句名言:土豆也是豆,吃多了也放屁。

种土豆比较耗地,好在东北的地又多又肥。今年种了东坡明年就种西坡,不用施肥不用伺候,只消撂荒一两年土地的肥力就自然恢复了。

又到收获季节了。每年这时候,满坡就都是起土豆的人,邻里家属之间喜气洋洋地打着招呼有说又有笑。今天是星期日就更是如同大会战一般,因为许多住宿舍的单身男青年被邀请加入了收获大军。干活的兵器也是五花八门,有牛心镐,有四股叉,最多的是铁锹。林场的马车和拖拉机也尽数出动,来来回回地帮助各家把各家的战果运送到各家去。

站在坡下抬头望,谁家帮忙的知青多,谁家帮忙的知青少,一目了然。自然有人喜笑颜开,有人羡慕眼馋。这种差别倒并非完全是因为人缘的好坏。比如瓦工队倪队长和木工车间的几个老师傅家,自有一帮小瓦匠小木匠来打人海战术,而铁匠洪师傅就只有陶江武一个徒弟来帮忙了。

一辆解放驶进了场部,停在小卖店前卸货。扬尘尚未落定,舵楼子里便跳下一人,瞧那忘记发育的纤细身板棒棒糖似的支着个老大脑袋一看便知是交通员刘旭。他一边从车上拽下个大帆布袋,一边手搭凉棚仰脸遥望着坡顶上的热火朝天,看着看着娃娃脸上眉头一跳,转身把大袋子暂存于小卖店后便快步上坡来到了进度最慢的一家地头前,正是苏书记家。他们老两口连儿子苏扬三人,正在将刚起出的土豆装进麻袋,扎口,抬到一起归拢,以方便一会儿马车来装运。

刘旭心中一酸感慨万千:虽然坊间盛传苏书记即将被撤职,但到目前为止正式宣布的还仅仅是接受审查,以后的结果还谁都说不好呢,怎么现在做人就这么现实呢?不过今天也算来着了,要换了以往,像我这号的是挤都挤不进啊,嘿,瞧这节骨眼。帮人么,就得雪中送炭帮在节骨眼上。

苏书记捶着腰眼也在感慨,以前还真没留意是哪些人来帮忙,因为从下种到起获,他从不需自己动手,一是工作忙,二是来帮忙的粉丝太多,自己都挤不进了。没曾想今天竟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掉头,往日那帮热心的人儿啊……。唉,也不能怪谁,我现在已经貌似祸根,善良的人们这是习惯了怕沾包(牵连)呀。望着前面大片的土豆地,只有他家这十几溜还在茎叶招展,不免又叹:“唉,土豆地呀土豆地,大家都在因你而获利,我却因你而获罪。和磨坊,砖厂,面粉房等等副业一样,你们竟然成了我不务正业倒行逆施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罪证了,尤其是搞的那个木耳场,不仅因此翻了拖拉机给国家财产造成了损失,还搭上了一条人命,我已经“双手沾上了人民的鲜血”……让人民群众过上好日子本是我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咋就偏偏我一照办就成了罪行……?”

见刘旭登上坡往这儿来,老苏顿觉心中一暖,暂停感叹赶忙笑脸相迎。刘旭打过招呼后抄起插在一边的铁锹正要干活,就见那边又有两个人扛着家伙赶过来加入了。原本只有3个人的队伍立马扩军了一倍。这边也终于一改沉闷而响起了欢声笑语。

石继尧和钱思亮是穆师傅和钱昊韵打发来的,这俩傻小子是天生一对傻兄弟,平时都只习惯于我行我素人事简单。他们除了卖力干活就连自己师傅的马屁都不会拍,又如何懂得察言观色跟风进退此等高难度潜规则?今天被师傅和老爸一提醒,哥俩才如梦初醒双双赶来。亮子拍拍苏扬的肩膀:“扬子你去装袋吧,别让你爸妈累着了,前面由我们仨开路。”一声“走你”便一路高歌猛进。

又是继尧打头阵,那两位则始终谦让地保持距离落在他身后不远处。继尧直直腰,他俩也歇歇气,继尧捶捶背,他倆也擦擦汗,甚是奇怪。亮子煞有介事地道白:钢炮自备火箭喷射装置,所以速度快,小弟脱了鞋都跟不上,甘拜下风。倒是大头实话实说,钢炮的后面一直嘀嘀咕咕自言自语的招人嫌,跟得远点则耳不闻心不烦,跟太近就真成跟屁虫了。急得继尧指天许诺:本日休屁两小时……。三人就这样吵吵闹闹一路往前。身后,一窝窝土豆出土见天唱起了“翻身道情”。

晌午饭不错:白面馒头,白菜粉条和鸡蛋汤。是苏扬的姐姐做好后送到地头上的。

后晌大约两三点光景,忽见前方有个人反向刨过来,即将与他们会合时又掉头走了。原来苏书记家紧邻的是羊白眼严冰家,他刨完了自家的,让背着小孩的老婆慢慢装袋,自己又从苏书记家的终点那头帮忙刨回来了。

见地里土豆全都晾出来了,苏婶拦住了几位志愿者:“闺女在家都做好饭了,咱一块回家喝两盅吧。”

继尧指指钱思亮道:“以后吧苏婶,我得去他家看看。”

刘旭见状也跟着表态:“我也去亮子那边,钱师傅家也肯定缺人手。”

苏书记没说话,他敞着外衣,双手叉腰一动不动的仰脸望着天,谁也看不到他的表情。天上除了偶尔路过的几片小白云空空荡荡啥也没有,只有两只哇哇乱叫的老鸹一掠而过。一轮正在向西蹒跚斜去的日头将小白云镶上了亮灿灿的金边。

 回声 36 冷暖人心 - 1313先生 - 清清古兰河——1313先生的博客

 

葛主任家也和以往不一样了,与苏书记相反,今天他家是活少人多一会儿便收工了,所以打中午开始,屋里就人声鼎沸,猜拳喝酒好不热闹。

由于孩子留在县城没跟到林场来,场里分给他的这间屋平日也就夫妇两人和一条狗儿住,好在隔壁就是小舅子盛天吉家,相互常有照应。今天难得热闹便专门烧了一桌好菜招待各位粉丝。

王和平不仅和大家一样帮他卖力干活,还趁院子里没其他人时有意无意地向葛书记提起了看见有谁在帮姓苏的干活。葛春林心说:这小子要不是他妈的有野心,多得力呀,好在还算明白事,知道哪条腿粗,知道该靠哪棵树。根据线报综合分析,小王暂时还威胁不到我这儿,呵呵,等我坐稳了江山再关照你不迟。

调查组撤回去有些日子了,局里最终的结论却迟迟不见下来,葛主任这个代理书记不免有点烦,尽管很多人已经直呼其为葛书记,但代理二字一日不除,还是一日心里不踏实啊。他决定大刀阔斧干出点动静让上边看看自己的能力,也好让李刚帮他说话时有点底气。

林场场部大门前最显眼的地方左右立起了两块大宣传牌牌,一块上书:“狠抓革命,猛促生产。”一块上书:“革命加拼命,拼命干革命。”您别说,这精气神还真立马就显现出来了;封掉了粉坊磨坊那两条象征资本主义的尾巴,解散了在那里上班的家属老娘们;连续召集相关人员会议筹划要重新盖一个大一点两层楼的办公室,命令倪队长和穆师傅尽快拿出方案和图纸来;在年轻人中,他大力树典型,立标兵,表彰了一大批先进分子,再从中提拔让他们各有所责,由这班骨干为核心带领大家“拼命干革命”。一时倒也轰轰烈烈的好不热闹。

虽然总有几个喜欢见风使舵的聪明人,也总有几个喜欢抱粗腿表忠心的明白人,但大多数群众仿佛习惯了一般反应迟钝,也许是对谁当一把手不介意,只要自家炕头照热就行。也许是有些事太复杂看不懂,就干脆闭上雪亮的眼睛先养养神。

可是在心里,谁没一杆秤?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